盖房

2000年是个千禧年,更是象征着一个崭新世纪的开始。随着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不断推进和深入,农村也开始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机遇期。上世纪的土坯房已经慢慢的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一些经济相对宽裕的家庭已经着手开始筹建崭新的砖瓦房了,祖母家就是我们附近几十户人家中最早翻新房屋的人家之一。可是,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三马子、农用汽车之类的农业机械还远远没有普及,那时候农村人盖房子一般采用的都是架子车套牲口靠人力拉运材料。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还在村部上小学。二叔用提前一年多的时间从他们单位的靖远工地上廉价买来一批废旧的木材作为祖母家盖房所需用的木材。你可别小看它是废旧的,在当时偏僻的农村它可是人人羡慕的香脖脖。一般的人就是想买都买不上的,爷爷那个时候就在靖远工地的靖远包工队的民工大院里值班。这些木材上的废钉子全都是爷爷利用业余时间,一个一个拔出来的,能用的带回家里用,不能用的当废铁卖掉。每次乘坐二叔单位上的车回来时都会给我们买些好吃的。

我家那时候养着一头骡子,和三叔家的骡子配成一对,还有三姑家的牛,以及其他邻居家的牲口,专门从沟底里往上来转运木材。九十年代的那个时候,农村的路基本上都是从原先步行的路加宽改造而来的,到后来发展成了三马子路都是一样的,把原来架子车路加宽就成了。

由于地理条件的恶劣,木材先从靖远工地运送到我家那条沟底时先卸下来。然后,全庄子的人闻讯后前来帮忙转运,沟底里专门装车的,大门上专门卸车的。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祖母专门留在家里做饭,晚上放学,我们就往祖母家跑。当时,来的人挺多的,男人们都在上房里。有在炕上坐的,有在地下坐的,女人们一般都是选择在厨房里吃,一边吃一边聊天。那时候,我们第一次接触啤酒,忍不住尝了几口,那种滋味到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记忆犹新。

那种滋味真的不好喝,又苦又涩的,还夹杂着一种难以下咽的味道。二爷那时候不喝啤酒,进来专门挑几个西红柿吃。边吃边嬉弄我们“哎,娃娃们到底就瓜着哩。柿子营养这么好的不吃,蹲哈着喝啤酒着哩。把兀像马尿尿样的,难喝死老”。问题是,我们那时候对西红柿也是头一次接触呀,根本就吃不惯。都说乡里人吃挂面头一回,我看也倒是个实话。

祖母家盖房的时候,我正在银川小学上六年级。晚上放学回来,母亲为了给我们做饭一般不在祖母家吃饭。有时候,祖母就站在她家的大门口朝着我家的院子喊,我们上去了还能吃上两碗臊子面。

来源于:盖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