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日记星球126号星宝宝,这是我的原创日记之第99篇。

日积月累、水滴石穿、坚持不懈,文字记载定是永恒!

最近的村里,正是农忙时节,倘若没有前两天的雨水,想必小麦在前一两天的时间就结束收割了。

现在的机器太先进了,我还记得在小麦还是绿油油一片时,还有直升机来给小麦打药,记得还是一个年轻人在操控。听婆婆说,是国家统一打的,不用自己花钱。

偌大的一片地,一会儿就完成了,真是进入农业机械化了呢。

突然回想小时候,每到农忙时节,尤其是在收割小麦时,准备割小麦前都要提前好多天准备好麦场的就绪工作。

我们好多小孩子都会去地里帮忙,似乎要忙一个多月,大人都是用镰刀一点点地手工割小麦,热得全身大汗。

割完小麦后,把它们再一点点挪到麦场上,再用那个拖拉机一次次地去压麦穗,一旁的家人,看压得差不多了,得再用工具把麦子挑起来。之后,拖拉机再开上去压,如此反复。

冒着炎热,继续干活,推小麦、扬小麦,晒小麦,最后到把小麦装进袋子里,大人特别辛苦。我们好多同伴爱玩,经常去地里玩捉迷藏,也去那些柴堆里打滚,喝水时喜欢用小麦杆来吸……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待到夕阳西下,坐在小麦袋上看着天空、尤其是看那天上的落日余辉,特别得美,怎么回忆童年怎么美。

因为小时候,我家的麦场旁边有一片苹果园,果园跟前有一个小房子,对于那个房间,我特别有感情,因为我常常去那个房间看管苹果园。

还有就是,我十岁那年,也是农忙时间,在那个小房间外,有一天,爷爷正靠在房间的柱子上,看着眼前的苹果园,若有所思。

老爸和大哥二哥正在扬小麦,我和我妈正在一旁帮忙,后来,我妈让我去给我爷爷说下,让爷爷去房间里,外面扬小麦,有点土,怕呛到爷爷。

我随即跑过去,跟爷爷说:“爷,你要是觉得呛,就进去躺一会儿。”爷爷说:“嗯”。我扶他起身进去了。

我比较贪玩,在房间外面玩起来了,突然听到房间里面爷爷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不舒服的感觉,我进去一看,爷爷正准备起身,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话,感觉爷爷的表情很痛苦。

我特别害怕,心急如焚地大声叫老爸和大哥赶紧过去看爷爷,发现情况不对,老爸和大哥赶紧把爷爷紧急送到医院。

没到一星期,爷爷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突发脑溢血。我特别地伤心,那种伤痛至今都难以在心中抹去,都过去二十多年了,记忆还是那么深刻,每次写到爷爷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流泪。

似乎随着年龄的增长,那种思念的伤痛依然深入骨髓……

自从做了母亲,做了亲子教育,关注家庭教育后,听很多老师的课程里,提到“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以及“0到7岁影响孩子一生”等的观点,我越来越赞同和深深体会到这个真理。

听老妈说,我七岁前,基本都是爷爷带的,我的名字也是爷爷取的,因此虽然我对于和爷爷之间的记忆很少,但是感觉和感受一直在。

因此,孩子的感受力是最强的。七岁前谁带他最多,他的潜意识里就会认为那个人是他的第一父母。无论是爷爷、奶奶、外公还是外婆。

因此,无论我有多忙、多累,我都要努力尽量自己多陪孩子,给孩子高质量的陪伴,我必须让孩子感受到妈妈是她最亲的人,这样她才会有足够的安全感,当然爸爸也是她最亲的人,只不过七岁前母亲的影响重于父亲。

农忙时节,重新寄托对爷爷的哀思,做好自己当母亲等各个角色的本分……

笔者简介:

80后宝妈/亲子阅读推广人/文字音乐爱好者

来源于:农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