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是在一个山清水秀、人文内涵十足的地方,历史上关于村子最早的记录大约是从清朝年间开始的,距今已有将近四百年的历史了。村内拥有着几处流传至今古庙宇,里面蕴藏着许许多多的雕刻、壁画,可谓文化气息十足。

        村子的西面是一条蜿蜒曲折的丹河支流,村子依水而建,“岸则”这个村名便也正是由此而来。

        我从小便是在村子里长大的,对这里的一切自然也是感到十分的亲切:

        历经百年风雨沧桑的大槐树,三五个成年人竟然无法将其合抱,树身被雷电拦腰劈开却依然屹立不倒,不论风吹雨打,它都好似一尊大神默默地守护着村子。今天,大槐树更多的已经被村民们当做一种吉祥的象征,每年春节家家户户都会在那里烧香,每逢节日,也常会有人在树下烧香许愿,枝头挂满的祈福带就好似它的一头秀发,在风中起舞。

        村字的东边有一个大大的石磨,没有人知道它放了多久,我只记得从我记事起它便一直在那里,我听老人们说,以前人民公社那会儿大家就都在用它,一代又一代,一晃竟过去了这么多年。虽然由于机械化加工业的发展现在已经用不上它了,但我们还是偶尔会看到有着几个老人在那里推磨,他们磨的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尽管现代机械化不断发展,但石磨象征的仍是属于他们那一代劳动人民不可磨灭的记忆,我们这代人或许永远无法体会。

        关于我们这代人始终无法体会的还有另外的一件事:不管社会如何发展,时代怎样进步,爷爷、外公他们那辈人总是会每天去田里劳作,即使收成不好他们也依旧终日往返于田间地头。

        我记得有一次我和外公聊天时,我问他:“外公,咱们国家现在农业机械化那么发达,不是专门有人承包村子里的土地去种吗?而且您都这么大年龄了,种地也挣不了几个钱呀。”

        外公当时的反应我大概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好像还是我第一次见他发火。外公说虽然现在的粮食已经不值钱了,种地也挣不了很多钱,但是这些老一辈的农民种地都是为了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的,自己种的庄稼自己就会收来吃,而多余的粮食才会选择卖掉。以此换来自己的生活补贴用,所以说,不管未来粮食值多少钱,哪怕一分钱都不值的话,那些农民还会一直坚持的种下去,因为这都是为了自己的生活啊。

        而到了现如今,大多数村子里面的年轻人都选择去城市里面拼搏打工,老年人是每个农村里面的“主力军”,都是以老年人为主的,还是有些个别的其他原因没办法到外面出去打工,比如说自己的家中父母患有重病,必须在父母的身边操劳,所以说在农村里面生活必须得有基本的经济收入,只能选择种地,虽然选择种地收入不怎么乐观,但是也能多多少少的解决掉最基本的温饱问题吧,尤其是对于村子里面那些年纪比较大的老年人们,上半辈子就一直与黄土地打交道,所以说对土地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在里面的。对这些老年人来说,如果放着这些荒芜的土地没人种田,简直就是一种犯罪啊。所以说,只要这些老年人还能动弹,就把劲全都放在种植粮食里面,也不能自己眼睁睁的看着土地荒芜下去。

        外公的话让我感触颇深,的确,对于他们那些老一辈的农民来说,年轻时种田确实是为了解决吃饭问题,但随着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培育、耕耘,他们那些人早就已经对这片生养他们的黄土地产生了感情,在他们眼中,土地无人耕种就会变成荒地,那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或许在他们心里,他们生长的这片的黄土地早就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孩子”。

        从小生活在农村的我对于农民的理解却很模糊,在我的印象中农民就是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时的体力劳动。在小时候的我眼中,农民就是世界上最不赚钱的,也是最底层的,那群被称为“农民”的人是由于没有办法找到更好的工作才选择了奔走于田间地头。

        现在想来。我能够端正自己的看法更多的也正是因为我的外公。我一度认为外公简直就是无数中国农民的一个缩影,他们这些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一刻也不能让自己清闲:农忙时总能在田间地头看到外公的身影,一把锄头,一顶草帽,一壶水,这几乎成了他田里干活的“标配”。农忙时节过了之后,外公也时刻不会让自己清闲,自己采草药、编笤帚、做镰刀,之后拿到集市上去卖,甚至每逢元宵佳节,村子里还会有人请外公做灯笼。在外公身上,我看到了老年人最好的样子,忙碌且充实,简直无所不能。

        从外公的身上我看到了农民不仅仅只是意味着翻土、种地,他们身上也有着许许多多的闪光点,他们待人宽厚、热情友善,勤劳善良。有人说:一个国家要想强盛必须要有强健的青年人和一群可爱的老年人。毫无疑问,以外公为代表的无数中国农民就是那一群可爱的人,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才让我们这些年轻人觉得安心。

        因为外公,我喜欢上了村子里那些富有年代感的“老物件”,喜欢上了脚下的这片黄土地,也喜欢上了那群可爱的人。在他们的身上,我读出了一种浓烈的土地情。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让我们看到了古代词人对田园风光的向往,而从外公他们这些人的身上我看到了今人对乡村田园生活的另一种态度:一样的生活,不一样的态度。

        在社会飞速发展的今天,铁路、立交桥、高楼大厦这些现代化的产物随处可见,城镇带来的便利我们固然无法忽视,但是要说到哪里最有具“人间烟火气”,我觉得还是那一个个拥有着自己悠久历史记忆的村落,我的家乡“岸则”便是这众多村落中的一个,它们可能远在偏僻的山沟,又或者就在城市边缘,但这并不能减少村民们的乡土情节和村子里那满满的烟火气息。

来源于:假如风也有味道(8)乡土情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