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晴朗,微风徐徐,温度适宜,骑车去田里闲游。

      麦子已经发黄,忽然泪眼婆娑,涌上心头的竟然是林黛玉的《葬花吟》。“而今死去侬收葬,他年葬侬知是谁”。麦子年年黄,播者收者却已异!时光荏苒,物华天宝,我这思潮真是无端由。

    远处那个审视小麦长势的妇人可是当年的母亲?30多年前,改革开放初期,土地包产到户的若干年里,农业机械化程度不高,父亲在外上班,家里的七八亩麦子大都是母亲起早贪黑人力收割碾打入库。年轻时勤劳干练的母亲如今已是步履蹒跚,白发苍苍。辛苦操劳的母亲,现在家里日子富足安康,你一定要长寿,莫辜负这好时光,也给儿女更多尽孝的机会。

   

      麦田旁树下耕作的老者让我想起自己的父亲。他慈眉善目,78岁高龄,长我父亲4岁,身体依然康健。他说每天下地是锻炼,也是怡情。他还说,看着地里的麦子拔节抽穗变黄心里特美,就像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孩子,满满的喜悦,觉得生活特有奔头,他想自己可以活成百岁老人。多么正能量的老者,向你致敬!同时心里也有些许自惭形秽,生活无忧却非要装神弄鬼地一次次追问“人终有一死,为什么要活着”?还非要一遍遍地死磕哲学书籍以探究竟,实在是无病呻吟,着实令人作呕。

          闲谈时老者问我脖子上的金坠是啥造型,我笑答“是水滴,水来福来财来,取招财进宝,幸福不断之意”。他回说“哦,那好那好,看你就是有福之人”。听完心情超好,不虚此行啊!

      颗颗等待归仓的麦粒也让我想起千里之外嗯儿子。儿子两三岁时,不识麦粒,看到路上晾晒的麦子问我“那是啥颗粒?”我说是“麦粒,磨成面粉后可以蒸馒头,包饺子,做面条,是北方人的主食”。如今的儿子已是20出头的小伙子,即将大学毕业,正在全力以赴考研。儿子,愿你付出后的收获就会如麦田里沉甸甸的麦穗一样,颗粒饱满!妈妈愿你心想事成!

    微风中的麦浪又让我想起歌曲《风吹麦浪》。“远处蔚蓝天空下/涌动着金色的麦浪/就在那里曾是你和我/爱过的地方/当微风带着收获的味道/吹向我脸庞/想起你轻柔的话语/曾打湿我眼眶/我们曾在田野里歌唱……”。有人的地方就有情,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会萌发情感,愿世间多一些真情,少一些谎言。

      麦田最后引我忆起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纯净而美丽的“麦田”不是只有梦里才有,眼里没有“麦田”是因为我们从没撒下希望的种子,一味的自怨自艾毫无任何意义。我们该做的,不是期盼,不是等待,不是埋怨,而是真诚的在心田里撒下一粒粒希望的种子,守望自己最简单的梦想就好,用自己的双手打造出自己想要的生活。只要心里有麦田,就会变成一个真正的守望者,一个守望自己幸福的人。

来源于:又见麦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