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牛记

图片来自网络,图文无关

文│清河

耕牛,历来是农家的重要财产。尤其是在大型农业机械无法覆盖的地区,更是如此。

在我小时候,我家就养着一头硕大的黄牛。说它硕大,是因为我那时实在个子小,到小学毕业的时候,都还不到一米四。即便如此,这丝毫不影响我在课余时间承担起放牛的责任。

每到放学或周末的时候,我便潜入叔叔的房间里,随便拿上一本大部头书,去牛圈牵上我家的大黄牛,把它带到一片开阔多草的林子里,然后找一棵小树把它一拴,接下来就是我的自由读书时间了。我随意地找一棵大松树遮阴,在厚厚松软的松针上,或卧、或躺、或趴,很快就沉浸到书的世界里了。直到夕阳西下,夜幕降临,看不清书上的字时,我才揉一揉有点疲倦的眼睛,缓缓站起来,饥肠辘辘地牵着早已吃得肚子滚圆的大黄牛回家去。

现在想来,特别感谢那段放牛的日子,给了我大量的时间去囫囵吞枣般阅读大量的各类书籍。小学几年的时间,我几乎读遍了叔叔的所有藏书。有时候,叔叔买回来几本新书,我甚至迫不及待地比他还先看完。

有一年,在语文里学到了袁枚的《所见》,背诵着“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的诗句,我对这种场景羡慕得不得了,暗想:我天天放牛,怎么就没想到这样的方式呢。我下定决心,也要做骑黄牛的牧童!

那天,我把黄牛引到一片平平的草地上,试图爬到它的背上。可是,那时候的我,还没有牛高呢,尝试了几次,都半途而废。看着悠然吃草的黄牛,我还是不死心。我四下观察,终于发现在旁边不远处有个小土坎。我有办法了。我把牛牵到那个小土坎旁边,然后我爬上小土坎,轻轻往牛身上一跨。哈哈,我终于骑上了牛背。顿时,我感觉整个境界都不一样了,仰望着蓝天,环视着群山,心里美滋滋地,情不自禁地扯着五音不全的嗓子开始唱歌。

突然,不知道是被我的歌声吓着了,还是因为我骑在它身上让它不舒服了,黄牛开始有点变得不耐烦了。它试图靠近小土坎去蹭它的一侧肚皮,吓得我赶紧从另外一侧下来。我刚一着地,黄牛朝旁边迈了一步,一只前蹄踏在了我的脚背上。顿时,我痛得呲牙咧嘴,大喊大叫。还好的是,它可能意识到伤到了小主人,很快又把蹄子挪开了。幸亏下面是松软的沙子,有一定的缓冲作用,我的脚背只是破了一大块皮,否则真是后果不堪设想。我只能一瘸一拐牵着牛回家,怕大人责骂,还不敢说。那钻心的疼痛,好些天才消失。

后来,我到乡镇上初中去了,也没有那么些时间去照料我们家的大黄牛了。不知什么时候,因为它确实是年老体衰,实在耕不动田了,被卖掉了。耕田的劳力,也变成了冷冰冰的铁疙瘩,再也找不到看着牛儿吃草的惬意感觉了。

时过境迁,父母也渐渐老去,种不动地里的庄稼了。每每回家,看着曾经的田地长满着杂草,真是五味杂陈,赶着牛犁地的场景,久久在心里萦绕!

20200404

来源于:清河|童年记趣之6:放牛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