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村里广播里传出来村主任那看似迟钝然而有力的声音。

“各农户注意听,各农户注意听。镇上来放电影,吃过晚饭,请自行携带座椅到村委会广场集合观看”

好久没有经历村里的露天电影了,那还是在孩童时期,村里有专门的电影播放干部。当时的村主任在自家院子里砌了一道墙,涂上白灰,便是屏幕。每周放映一场,周四会在村集市粘贴电影海报,告知周五播放的电影名字。

天真无邪的我们,自然是对这样的电影情有独钟,早早就提着大麻袋往村主任家跑。占据最靠近屏幕的地方,把麻袋一铺,往上一坐或者躺着,稍有些惬意。那会儿看的电影多是《方世玉》、《黄飞鸿》以及许多国产战争片,那会儿好像还不能看进口片,更不知道什么是科幻片。村里有电视的人家寥寥无几,录像机还未普及,所以大家要么几户人家挤到一家看电视,要么就携家带口半个村子的人都到村主任家里看电影。这就是当年的夜生活,没有手机,没有电话,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看电视。

如今掐指一算仅仅过了20年的光阴,人间便换了个模样,应有尽有,物质极大的富裕。电视,电话,手机,各种现代化的电子产品无处不在。村里的日常生活也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不在拼命扎到地里赚取口粮,农业机械化极大的提高了生产力和产量。生活环境改变的同时观念也在悄然无声的发生着变化,人们心中的追求从温饱转变成了对精神世界的满足要求以及身体康健的向往。

过去那种扎堆娱乐的场景如今很难在村里看到,各家都有自己的电视机,而这也成了每户人家的标配。镇上为了丰富农村的娱乐方式,时常举办一些送戏下乡活动,其中就有放映露天电影。

吃过晚饭,散着步来到村委会广场。广场上摆着简易的放映装置,实际上就是个投影仪加个幕布,并不是过去的那种磁带机。已经开始放映电影,我不知道名字,像是七八十年代的作品。幕布前稀疏的蹲坐着几位上了年纪的老农,抽着烟,谈笑有风生。几个男童女童在广场上追逐嬉戏,时而也蹲坐在大人面前看一会儿电影,但不多时又会起身奔跑。

时代已经变了,这样的场景自然没有过去我们那个年代的热闹。但这又是历史的大势所趋,必然的发展模式,生活方式早已改变。蹲坐在屏幕前的老农们也许跟我一样,在现代投影仪面前感怀当年的磁带机,共叙他们的青春,我们的童年。

直到电影结束,人群终究还是十来个人。也许是因为接触了更多的国产和国际影视作品,眼前的老电影对于来说有些冗长叙事,不一会儿便双眼有些疲乏。电影结束,趁着星夜无云,秋高气爽,在村里小道上散步回家。村里几年前安装了路灯,可以在不需要手电筒的情况下行走。路灯很亮,是太阳能供电。若是从远处的村口望向黑夜里的村子,村里的路灯闪烁点缀,像是星空下的点点篝火,照亮着山坡上的小村庄,温暖着每一个黑夜里的生灵。

来源于:星夜看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