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是一米阳光

(一)

初春的雨下的比以往要早一些,春雨贵如油的说法随着科技的发展逐渐在人门眼中淡化,不再受到关注,这是农业机械化时代的写照,靠天吃饭的情况在转变。

阳光千万丈,我却只能接触一米的距离,是因为窗户太陈旧,推开它很费力,即便是推开了也被对面的平地而起的高楼遮住了。我也想获得更多的阳光,沐浴在阳光下放歌,可楼越建越高,我居住的小楼旧楼被冷落,就连门前的洋槐树也矮了很多,它明明都生长了十几年,可在大楼面前蝼蚁般。

我还是打不开窗子,使不上劲,即便带来也只有一米阳光。

我拖着一双残腿,无奈充斥我的身心,原来获得一米阳光是如此的难,原来轮椅的两个轮子如此重,原来幸福就是一米阳光般简单,可我现在这个都做不到。

再后来装了假肢,练习行走中不知道摔了多少次,现在穿上长裤,走起路来还是跛,但不仔细看我就是完整的人,至于跑我已经不奢求了。经过不断的磨合不断的学习不断的跌倒和爬起,对生活的希望和信念更足,就这一米阳光,我也感谢我还有耳朵可以倾听风吹麦浪的声音,还有眼睛俯瞰着漫山遍野的油菜花,还有嘴巴能问路还可以自嘲发牢骚,还有双手可以执笔谢谢我的生活。

信念,就是我的一米阳光。

2000年,新世纪之初,我在的工地发生意外爆炸,很多人因此丧生,坠落的水泥板砸断了我的双腿,我倒在血泊中,双耳鸣响,爆炸的气浪把玻璃震的粉碎,从我脸上跳过来一个玻璃,刚好不好的划破了脸,但是我已经感觉不到痛了,水泥板带来的双腿的痛已经让我失去知觉。再醒来,我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还能醒来真的是幸运,只不过双腿没了,我想要的“两袖清风”被我的腿给提前实现了。可笑。

经历了抑郁,抑郁的想要买一包药一了百了,可是连买药的勇气都没有,出门的能力都不够,真是想去天国都没力气。再后来,每天轮椅坐在小院里,呆呆的望着洋槐树,我两成了伙伴。再后来装了假肢,为了学走路吃了太多苦,才发现走在路上的风景是如此美丽,这个世界上我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做,还有很多东西我想把它留恋。不就是没腿了,但是我还可以走啊,走的坎坷也不算,但相比死去的那些人我是幸运的,还要干什么奢求。这种自以为是不服输的“怼”是失去双腿后我的一种独特的信念,也正是在这股只有一米阳光的信念让我支撑到今天。

(二)

渐渐地我熟悉和习惯了这种生活,变得心态平和,心平气和,习惯了双轮代替双脚,习惯了拐杖支撑安装的假肢不断联系,习惯了适应假肢后跛着脚去丈量土地,去菜市场买菜,去餐饮店打工,我已经褪去了最初的戾气,不再动不动就生气就暴躁,重新回归到了这个光彩的世界。

时代变化很快,我居住的旧房子被纳入了政府旧城改造拆迁范围,我被安置到一个新的两居室,一楼的位置,所以带有一个不大却可以种花养草的院子,政府可怜我这个身残志坚的不惑之人,给了我方便行走不用上下楼的带院子的两居室,我很感谢感激,虽然没有了陪我的那一棵洋槐树。

再后来我托人从乡下给我带回来几株土洋槐,种在院子的一角,可是最后只是成活了一个,如今长成了大树,也成了小区的一道亮丽风景。

新房子不错,很干净舒适,坐在院子中可以充分享受阳光,即便是书房也有一米阳光可以供我欣赏,只是这楼距间隔的一米阳光已然足够了。

开春,朋友又给我送来几棵果树,说吃水果指不上,但是以后看花是很不错的,我对花草略知一二,因为感觉它们是最干净青春的,所以很喜欢。就比如黄花菜竟然就是忘忧草,也是在接触花草之后才长的知识。可能是院子太小,水土不足,亦或是不能充分的享受和乡下或田野那样的自由空气,多数的果树都死了,也怨我没有时间精力去照料。只能拔掉,直到后来栽种的洋槐倒是稳住了,还有麻雀筑巢,给左邻右舍提供了一个天然的乘凉好地方。

每每晚上,我坐在轮椅上,看着他们下棋,探头看看星空,手轻轻给腿做着按摩,觉得这真的是再惬意不过的生活。

习惯了也就习惯了,没腿的生活被励志的我过成了有腿的日子,真的适应后,人也就想开很多事情,尤其是接触的人多了,之前我对残疾什么的冷漠不关心,事不关己啊,直到自己遇到了,才懂得其中的酸楚和无奈,也是从遭遇很多冷眼过来的。再后来我也加入志愿协会,充分的去帮助更多的困难的人。这是一个信念建立的过程,一米阳光的信念让我愈发感受到,突发事件每每都有,世事无常你我难料,但坚定信念之后可以找到更清晰的方向,一碗粥都是恩赐,一米阳光都是珍宝,于是乎,这一切也就正常了。

(三)

具体是哪一天我真的不记得了,忘记了发生意外的时间,也许是故意的不想记起。但在装上假肢后我可以自由的走走慢慢的回归生活,也就不再在乎别人说什么,最起码我自己不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也不是“残疾人”。

放下了拐杖,慢慢的挪动步子,把轮椅小心的收到门口的廊下,因为回家要把假肢卸掉,轮椅还是有大用处的,这是一种我已经习惯了的各种工具轮换的生活方式。

一个新闻报道,一个中学生因为放学路上意外车祸,失去了左腿,需要拄拐杖,需要轮椅,看着孤零零的另外一条腿,一个年轻的孩子就这样成了“跛子”,曾几何时,这个孩子也嘲笑放学路上遇到的跛子。

他不想读书了,怕学校的其他人会笑话自己,担心自己成了异类,更怕别人都是同情的眼光可怜的姿态看自己,不愿意面对这个自己从发现左腿就说了无数遍不公平的世界,他,想死。

我参加的志愿团要组织去看下这个孩子,大家不是可怜,是真的想给这个朝气的孩子送去鼓励,因为还有比这更严重的事情发生,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再等待发生,打气加油,总之就是不要放弃希望,尤其是,难得可贵的生的希望。

我在志愿队伍的最后面,看到每个志愿者给孩子鼓励加油,我也心里默默:生如夏花灿灿,命如大海荡荡,希望你可以听进去他们说的每一句话。人散了,我没有走,坐到孩子的病床旁边,想说很多,也没有说很多,就连心里的默默到现在还是默默。

“我怕他们笑我是‘瘸子’,我不想读书了,我什么都不想了,生活我感觉没意思了。”

我认真听他说的每一句。

“我也什么都不想,我就想赚钱养活自己。”我想打破这种压抑,“你看……”

我轻轻拉起自己的裤子,两个灰白等颜色相间的假肢逐渐显露。

“我这都是一个‘老瘸子’了哈哈。”

我让他亲手摸摸这假肢,告诉他我现在走的很正常,和普通人没啥区别。我让他摸摸去掉假肢后空荡荡的裤子,没有说太多,只说了:刚失去双腿我和你的想法一样,这也世界不公平,就连一米阳光的需要都成了奢侈,但是也就是对这一米阳光的信念追求,驱使我不断前进,有阳光在还怕什么黑暗。

总之,聊了很久吧,我走的时候自己的孩子的心情大变,我又看到了一个该属于这个年纪的无忧无虑的笑和为了考试成绩怕挨批评想办法躲藏的表情。

那之后,我们联系比较多,现在他已经考上一个所知名的大学,研究的高科技材料,说有望帮助更多的残疾人改善生活,很开心,他的一米阳光活成了十米、百米。

就,为这一米阳光好好活着。

来源于:信念,是一米阳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