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蛋糕工厂那一话,爸爸开摩托车送蛋糕那段,BGM响起。高楼上的酒池肉林男女狂欢,道路上爸爸却被摩托车狠狠摔倒在地上皮肉模糊。躺在地上看着天上绽放的烟花,“该回家了”。名为幸福的工厂和遭遇不幸的家庭,再配上这首歌,像是咬了一口苦柠檬。


分享一个八爷的采访,关于创作《Lemon》背后的故事。

米津玄师在3月14日发行了新单曲《Lemon》。

新曲作为TBS周五档日剧《Unnatural》的主题曲,是一首表达了失去重要之人的悲伤和失落之情的歌曲。而正值创作之时(米津)正好面临身边的亲人去世,为歌曲带来极大的影响。

Q:《Lemon》是在得知将作为《Unnatural》的主题曲之后才开始创作的吗?

米津:对,是这样的。

Q:在收到创作主题曲的委托后,最初是怎样的印象呢?

米津:去年有给一些动画、电影写过曲子,我自己也会经常看动画和电影,都是有过的体验,本来就很熟悉的东西。所以(在创作这些曲子时)一边回忆着小时候的事情一边就能写出来。但是对于电视剧我却没太接触过,在创作前就去听听制作组的工作人员们的想法,也读了剧本,在写的过程中也给我看了还在制作中的电视剧的视频。就是单纯地觉得剧情“特别有趣”,大家都是非常认真的在对待这部作品。对于像我一样不怎么看电视剧的人来说也能感受到其中的能量,这在剧本和视频里都表现了出来。


Q:关于电视剧的主题你怎么看?

米津:《Unnatural》的剧情围绕着人类的死亡展开,“死”在我的音乐中也是很重要的主题之一,在这个意义上二者有相通之处。所以即便是我不太擅长的“电视剧主题曲”这一形式的音乐创作,还是能感受到和自己内心有串联着的部分。

Q:制作方有没有提出过“想要这种曲调”之类的要求?

米津:关于细节的部分有提过几个需求,印象最深的是希望能做出一种“温柔地包围着受伤的人”的氛围。最初是忠实地按照这个标准开始创作的,结果最后弄出来的完全没那种感觉,就是一首在一直述说“你的离世我很悲伤”的曲子。变成这样是因为遇到了很多事,最大的影响就是在作曲的中途我的爷爷去世了。

Q:原来是这样啊。

米津:我是一个总是围绕着“死”歌唱的人,说起来我是很熟悉怎么用音乐表达这件事。所以一开始就是带着“这种主题的歌还是能写出来的吧”这种情绪在创作,但是在过程中我的爷爷去世了,当直面自己的亲人死去的事实,我开始反思“我真的能面对人类的死亡吗?”,或许以前一直都处于含糊不清的状态。

Q:最初也只是凭着某种概念上的印象来面对死亡的吧…突然这件事变成跟自己直接相关了。

米津:是的。一开始的目标是在剧情和自己的感情之间,折中去挖掘出某种最美的东西来创作。但是当死亡真实地出现在眼前时,我就在想它究竟是什么呢?迄今为止对于死亡的认知全部归零。也正是因为这样,不得不全部推翻从头构筑新的想法。当我回过神来,这首歌就已经变成了非常私人化的曲子。


Q:爷爷的离世对你来说是怎样的感觉呢?

米津:跟爷爷其实也没有太常见面。就是以前回乡下探亲的时候见个面然后说说话,最近更是完全没有聚在一起。爷爷在我快20岁之前就患了痴呆症,难逢回乡下一趟他也完全不记得我,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后来他渐渐会忘记更多的事,就像是很多东西正在慢慢逝去的感觉,在去年年末他也去世了。那时我正在巡演,在巡演中制作新曲也是第一次,很是痛苦。

Q:很痛苦是指?

米津:对我而言,制作音乐就像一头扎进深海潜入最海底去取回东西的感觉。这个过程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但这次却必须在巡演的行程中进行创作——去到一个地区、上台表演然后回到东京,中间空出个一两天做曲子,马上又再去到下一个地区。因此,在我用力“往下潜”的时候,时限又到了,又得赶紧“游出海面”转换心情站上舞台,就这样来来回回不断重复。

Q:在创作曲子时自己必须潜心沉浸其中,但站在人前表演时这样的模式却是行不通的吧。

米津:是的。就是这样反反复复的过程,类似得了“减压病”一样,内脏也觉得有些奇怪,总之就是身处某种风暴中的感觉。就在这种状态下得知爷爷去世了,一团乱麻还不得不继续创作,在写歌时也总是在想我到底应该专注哪一边啊,那段时间确实是非常痛苦。


Q:刚才你说到这首歌非常的“私人化”,但是听上去却完全不这么觉得。歌曲所展现的失去重要之人的难过与失落,无论是谁都能产生代入感。至亲的离去,让“死亡”这件事对你来说不再是与己无关。不是追求达到“温柔的包围”的效果,而是站在直面过死亡的立场上去创作,我觉得这也正是前面你所说的碰触到很深层的地方才能做出的歌曲。

米津:确实是这样。从结论上来说我现在再回想起来……这么说可能会有点奇怪,会有种爷爷“牵引着我走”的感觉。这首曲子不是用温柔去包裹那些受伤的人们,而是单纯地一味歌唱“对于你的离去很悲伤”。这也是因为我在创作时并不拥有能温柔包容他人的心胸吧,只是在情绪起伏不定的状态下紧紧抓住一个点就忘我地投入,所以我才认为它非常私人化。不过我的音乐一直想做的“更具普遍性”,也确实有这方面的意识,想能从客观的角度去看待自己的曲子时会觉得“是能反映一些普遍的东西”。面对爷爷的离世,这首歌更像是被他牵引着创作而成的感觉呢。


Q:这次的新曲标题是《Lemon》,歌词中的“深深烙印在我心中的苦涩柠檬的香气”、“如同被切开的半个柠檬一般”,都出现了作为失落、悲伤的象征的“柠檬”这个关键词呢。这个是最初就已经确定好的吗?

米津:不,最初完全是别的标题。要思考着人类的死亡去创作关于“死”的曲子,最开始想的标题是《memento(遗物、纪念品)》,也就是类似安魂曲的调性去创作的。但想到本来歌的主题就是跟“死”有关的,标题还叫《memento》,就挺讨厌的,就是有点过了的感觉。关于“深深烙印在我心中的苦涩柠檬的香气”这句,是在写歌词初稿的阶段,也没特别去想就突然灵光一闪出来的一句,究竟为何脑子里会出现这句说实在的我自己也不知道,就是觉得这句必不可少。也试着去考虑过其他更适合的词藻,最终还是只有这一句。既然如此的话,标题就叫《Lemon》好了。

Q:“如同被切开的半个柠檬一般”也是在最初就想好的吗?

米津:这句的词是在录音的前一晚,深夜才写出来的。到最后怎么都想不出来该写什么,然后不由自主地写下了这句,写完的瞬间就觉得“啊,原来如此”啊,才算是终于自我认可了。自己随手写下的东西在教导自己写曲子啊,有点这样的感觉。

Q:这首歌只看歌词的话,其实并没有明确描述“死”的词汇。但一旦听了,就能感受到“死”、“难过”的意味,是具有普遍性的歌曲。

米津:我觉得“Lemon”这个词是可以恰当地传达这部分感情的吧,变成了“死”的标识。过于直白会让人不舒服、惹人厌,之所以放弃“memento”这个标题也是出于这个理由。太表面地直接去表达我觉得很无趣,也很粗俗。


Q:这首歌让人印象很深的还有一点,就算主题是在讲述“死”,但歌曲却是明朗的。

米津:是的,不想把它做成一首充满烦闷、阴郁的歌。我在看剧本和第一集的视频时就这么觉得,可以说是最初的灵感了。在剧中,并不只是讲“死”这个主题,而是有着很好的节奏感,还有喜剧化的一面。剧中的角色们近距离经历着人类的死亡,一边解剖尸体一边说笑,下一幕则普通地吃着肉,包括着这些在外人看来非常奇妙的瞬间。所以,我写的歌也绝不能是一味阴气沉沉单纯的抒情曲。只是着眼“死”本身,也绝对展现不出其中所蕴含的美。所以歌曲用能踏出舞步的拍子、跳跃的曲调、用仿佛可以起舞般的节奏感去描绘出人类的死亡。

Q:这首歌在剧中每次也都在最恰当的时机响起来呢。

米津:是的。看剧时我真的觉得“只有这里最合适”的地方,都响起了歌曲呢。我在写歌的时候带着一种意识,就是歌曲与电视剧太过于一致会不太好。就米津玄师个人而言,如果因为我必须去创作曲子就完全遵从电视剧,这样做出来的东西也并非是对的。所以我也并没有“为了在这里安排bgm,那就做这样的曲子”这种特意为之的想法。


Q:也就是说,看了制作完成的电视剧,在恰到好处的时间点插入歌曲更能留下强烈的印象吧。

米津:对。真的是在非常贴切的时间点播放音乐,这种源于我个人体验而诞生的东西能够与剧里的故事情节相对应,很奇妙。虽说确实是为了电视剧而写,但也是为了自己才创作出的歌。歌声响起的瞬间,居然能与剧本身如此契合。感叹不可思议的同时,这也证明歌曲确实触及到了一些普遍存在的事实吧。

想看更多日语学习、有趣好玩的日本文化介绍,欢迎关注:

沪江日语官方微信:沪江日语(hujiangjp)

沪江日语官方微博:@沪江日语

来源:如何评价米津玄师的新作lemo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