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少闲月,六月人倍忙;
夜来南风起,小麦伏陇黄。

六月的热风吹黄了平原和山谷里的麦田,一大片金色的麦浪翻滚而来,那种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在奏一曲丰收凯歌!

蔚蓝蔚蓝的天空下是一大片一大片金色的麦田,麦田的中间夹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路上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戴着草帽,议论着今年哪个品种的麦子颗粒饱满,哪个品种的麦子收成会好。

岁岁年年,又是一年收麦子的季节,只不过现在收麦子与小时候记忆的不一样了。小时候收麦子全靠人力,面朝黄土背朝天,顶着火辣辣的太阳,从太阳升起割到太阳下山。割麦子真不是一件轻松的活,需要体力、耐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

人们本着只要功夫深铁棒也能磨成针的毅力,即使汗流成了河,腰完的直都直不起来,这万亩麦田终究还是会齐刷刷得倒在人们的镰刀之下。

割麦子的季节就像过节一样,有苦又累也有甜。全家老少到全村的人都会忙碌起来,就像这六月里的艳阳,热火朝天。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现在收割机已经普及,以前拿起镰刀割麦子的日子已经成为了过去,农业机械化极大减轻了农民的负担,并且节约了大量的时间。所以,这几年到了割麦子的时候在外面打工的人也很少回来了,农村那种农忙场景再也见不到了。

我们八零九零年代出生的人或许是经历过拿起镰刀割麦子的最后一代人了,虽然回不去了,可那段刻骨铭心的日子会永远的刻在我们记忆的最深处,转化成一种精神和我们并存,伴随我们成长,成熟。

来源于:麦子熟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