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暴躁

田言说的要是真的那就是玄机nt,假的纵横信了,那就是纵横nt,纵横不信,那就是田言nt,拿一个漏洞百出的谎话骗纵横 这么nt的戏为什么会做出来呢,是玄机觉得观众nt,引发讨论再玩反转,现在还不知道哪才是真正的nt 反正总有一方是

更新一下,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看。

仔细分析一下,仅代表个人观点。

田言的话里,七分真三分假。

田赐长大之前,九分真一分假。

田赐长大后,七分假三分真。

首先我很赞同这种讲故事的方式来回忆,比言妈、信陵君、田猛等出演要节省很多时间,如果真的由以上人等演出,至少三集时间没了。

个人认为真正的剧情是,田言被田猛作为副手培养,从小就接触了罗网,并以非惊鲵剑主的身份升到了天字一等,查看卷宗,发现母亲、亲生父亲的任务,推断过去发生的事。

田言向罗网报告,田猛死了能带来更大的利益(六堂死斗),罗网同意(任务高于生命),田猛被罗网放弃,田言从无剑主的天字一等变成惊鲵。(也可能罗网要田猛假死,田言假戏真做)

至于针孔、尸身上的埋伏、特殊的防腐措施都可能是掩日干的。韩信可能看到了尸体的蹊跷,告诉了纵横。(田猛不是纵横去之前不久死的)

田言为什么不说实情呢?首先,韩信和她是一伙的,她知道纵横已经知道田猛的死亡时间,所以这点没必要骗纵横。(但是剧外的观众不知道)

那么真正的欺骗就是“从小加入罗网”、“田猛真正的死因”。田言如果说出这两点,很难把自己撇干净,因为目前她的一切行为都是一个忠心罗网的杀手,没有任何辩驳的余地,那么把自己描绘成一个白莲花很合适。

卫庄说他不会信,而且接下来肯定会和田言合作。原因自然是王离的大军已箭在弦上,而且田言证明了他苍龙七宿传人的身份。

至于言妈,我倾向于没死,但是失踪了(被田言保护起来),平时存在感也不高,田言只要和二叔说失踪了就可以。

赵高拿惊鲵剑的那个尸骨,要么是路人甲,要么是无名。(罗网并没有相信言妈的死亡,后面还在通过田猛探查就是证据)

田猛的死亡时间应该比纵横到来要早很多,让死人血液流动这种事,不知道掩日办不办得到。



这人是编剧之一吧?

说这么多不是洗玄机,昨天刚看完确实不舒服,剧情漏洞多不说,语病问题太多了,懒得截图,早产难产搞不明白,也就这水平了。

最后,掩日是王贲。


田猛镇楼,百毒不侵(图片来源于贴吧)

田言原来叫魏言?鲍毓猛VS言双鹰真相究竟是什么?

本篇文章主要分为如下三部分:

一、田言所说的鲍毓猛事件真实性如何

二、罗网以及田言的真实目的

三、农家线怎么收场

下面依次开讲

一、田言讲述的故事真实性如何

首先,田言其实是隔壁老魏的孩子,应该叫魏言。遥想三国演义,也有个魏延。彼魏延脑后长有反骨,此魏言满嘴跑火车逮谁跟谁来;彼魏延曾在阵前大呼“谁敢杀我”,此魏言面对卫庄,大呼“你不会杀我”,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知道魏言是否暗指了魏延呢?

当然,除了田言的家父魏无忌,更重要的是田言的假父田猛的故事,乍看之下又是一个想非礼养女的干爹遇到骗子养女的故事,然而正如剧中卫庄所说,田言讲的故事是既不能证真,也不能证伪的。以纵横的视角,这些东西逻辑上可以叫vacuous truth,但是作为开了上帝视角的观众,不妨来盘一盘其中不合理之处和合理之处。

首先,鲍毓猛事件的时间线不合理。

根据田言的讲述,田猛发现了母亲的罗网身份以后,先是畏惧罗网,但随后发现罗网可以帮助其掌控农家,便以田言母亲的行踪为代价与罗网进行了交易,而田言的母亲为了不让女儿与罗网有关,同田猛发生了争吵,却不巧被田言撞见。田猛去追田言,在雨夜的树林里想要与养女发生关系,却被田赐误杀,随后田言成为了继任惊鲵。

那么在这条时间线里,田言母亲的死亡时间、田猛被纵横发现时推测的死亡时间、田言加入罗网的时间这三个时间点是无法找到对应节点的。

其一,前任惊鲵死时抱着惊鲵剑,已经呈白骨化(序章),

其二,纵横第一次看见田猛尸体时,卫庄曾说田猛心脉的血液还在,证明刚死不久(秦五26集)

所以田猛与田言母亲对话被田言发现、田言母亲去世、田猛继任惊鲵、田猛雨夜追杀田言随即被杀、田猛的尸体在第二天白天又立即被抬到了山中木屋被纵横看见,这些事几乎不可能是像田言讲述的那样同时连续发生的。即使真如田言所说,合理的情况也应该是:田猛与前任惊鲵的对话被田言发现后,田猛没立即对田言下手,田言由于某些原因也没有说出田猛为罗网效力这件事,而过了一段时间,田猛准备对田言下手结果被田赐误杀,尸体被连夜运到木屋内。这段时间内田言母亲去世,田猛成为新任惊鲵。

然而即使这样,田言加入罗网的时间线也依旧矛盾重重。

根据田言所说,田猛死后她是继任惊鲵,然而田猛从死到被纵横发现,时间过短,罗网有什么理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给予田言如此的信任甚至直接把其升为天字一等呢?况且罗网知道田言母亲叛逃与田言的身世,这种情况还信任田言实在令人费解。

除了时间线不合理,罗网的动机也不合理。

上述提到的罗网光速信任田言只是不合理之一,罗网对田猛的选择以及罗网对惊鲵的使用也不合理。

根据田言的讲述,不难看出,田猛的武功比惊鲵还是差了不少,之所以能够继承惊鲵是因为用前任惊鲵的行踪与罗网交换。且不说用这样一个实力差距太大的人顶替越王八剑、天字一等的罗网顶级杀手是否合理,单说从得到的情报来看,纵横得知惊鲵的实力不在玄翦之下,赵高则利用戊戌二等哥向惊鲵传话,让他拿出天字一等的本事别让人失望,如果田猛真的是惊鲵,纵横不知道事情还则罢了,赵高对田猛是个什么水平心里也没点X数吗?这显然不合理。

另外罗网对惊鲵的使用也是看得人一头雾水,按照田言的讲述,惊鲵被杀是意外事件,那么也就等于她继承惊鲵也是意外事件。结果因为她水平比较高,罗网用她反而比用田猛更顺手了。诚然任何任务在执行过程中都会有意外,但是任务的根基不应该是以意外事件为发起点的。或者说的再直白点,按照田言的逻辑,罗网搅乱农家的根源其实是田猛“意外”被杀,田言“意外”继承了惊鲵,罗网“临时”给这个意外的惊鲵安排了一套复杂的计划,如果没这“意外”,罗网在农家反而玩不转了,套用刘能的一句话,这怎么这么像三毛、哪吒、金刚葫芦娃呢?大人谁干这事啊?

除了罗网的动机,还有一个细节也不合理。那就是田言的讲述中,田赐是从背后偷袭了田猛。(动画中田赐是左手持惊鲵剑,细节不错)根据纵横的判断,田猛是被熟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杀死,秦五也有画面证明田猛是脖子前边中剑。如果是后边中剑被人偷袭,那肯定无法得出熟人作案的结论,毕竟背后偷袭的话别说熟人,就是换我上去给田猛脑袋一锤子估计他也得够呛。

所以综上所述,田言的故事虽然比较丰满,但矛盾点还是不少,其可信度感觉不是很高。反倒是田猛,仔细看下来他人渣这结论还真不一定。其实田猛对待田言母女的态度很大程度是因为田言母亲的身份。设想一下,有个女的带着个不知道是谁的孩子来找你,然后突然就想和你结婚,还不告诉你自己的背景,换我我也得吓一跳,这是闹哪出,肯定得查啊,结果一查还发现这女的是最大黑帮组织的叛逃成员,换做是你你心里是什么想法?当然田猛想占有养女这事确实人渣,只不过这事目前也是疑点颇多,事实究竟如何还没搞清楚,也不好妄下定论。

不过除了以上不合理的地方,田言的故事也许也有点合理之处,那么说到合理之处就要说第二个部分——

二、田言和罗网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关于罗网的目的,我不止一次地提出过,罗网真正在意的是青龙计划和苍龙七宿。而这一集田言生父、被罗网猎杀的魏无忌正是一个和苍龙七宿有关的人。我之所以会说罗网的目的不仅仅是消灭农家而是青龙计划、苍龙七宿,就在于罗网这次派出的去农家执行任务的人实在是太过奇怪。这讲过了很多遍,我再来简单梳理一番:且不说田言究竟有没有撒谎,就单看罗网为了农家这么大的计划派出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陈胜、吴旷、田蜜、田仲、田猛、田言。这个搞笑组合的结果就是陈胜吴旷田言反水了,田蜜被卖了,核心田猛还“意外”死了。问题在于罗网得到的信息完全能够预料到如此结局,但却还是让这些人继续执行任务。

罗网已知陈胜吴旷田蜜有些陈年破事,却不告诉田蜜金先生是吴旷,故意让田蜜吃了个闷亏。

罗网已知田言母亲叛逃,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但却还是让田言继承惊鲵。

罗网已知田猛武功不如惊鲵,并且田猛是在利用罗网掌控农家,然而却肯把重要的越王八剑的位置给他。

这些操作怎么看都是杀敌八百自损一万的馊主意,结果罗网照单全收,这不奇怪么?

由此,联想到田言短时间内获得罗网信任的矛盾点,我猜测罗网的计划可能是这样的:农家这块肥肉吃了是小,看这些人如何斗挖掘他们身上的秘密进而掌握青龙计划苍龙七宿是大。目前来看,陈胜、田言都是藏着秘密的人,而田言母亲遇到的含光剑剑主也是与青龙计划有关的人,而罗网之所以如此信任田言,也许是因为农家任务是田言进入罗网的投名状,这个任务完成得好才有机会打入罗网深处,如果完成不好可能会被当做弃子弃掉。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田言满嘴谎言、伤害农家却又似乎有苦难言的行为就也可以解释为,她并非是想以理论上绝对最小的代价结束战斗,而是想在获得罗网信任的情况下,以最小的代价结束战斗。因为这次农家的任务对她是一次考验,必须过了这关才能加入罗网。而之前我盘的田言联合朱家的做法,虽然理论上损失最小,但是有可能是因为无法获得罗网的信任而被田言放弃。

上集我提到田言在这跟纵横打嘴炮这么久也许是因为在等朱家,因为秦五提到朱家让陈胜先去六贤冢,自己则随后就到,而秦六预告里则出现了朱家与其他堂主一起逃跑的身影,此刻六贤冢五堂俱在独缺朱家,也很让人疑虑。但是如果按照刚才的推测,等待朱家也许也是田言计划当中的一步,毕竟想获得罗网的信任,太小的损失看起来总是不真实,而且这算盘估计也没法跟纵横说,这也同时能解释为什么田言在对阵章邯时要不遗余力的致对方于死地。至于田言结尾处提到的人情,不知是不是指田言终究还是没杀掉章邯。

三、关于农家线该如何收场

说到这里就得提到玄机讲故事的功底了。其实讲道理,农家现在的剧情还是没完全展开,田言透露的信息还是太少,所以没法判断农家线是否真崩了。但是为啥看得人天雷滚滚呢?这就是讲故事水平的事。古人说书,讲究起承转合,一个好的故事应该有带动性和引导性,而不是像做题那样,一股脑的把条件都抛给观众,全凭观众自己推断。诚然令人回味的故事都是需要思考的,但是在思考的基础之上,讲故事的一方也应该做好引导。比方说看四大名著,经常看见“不知XX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这就是告诉观众,这人的性命能不能保住要有说法。同理到秦六,田言说的话是真是假还不一定,结果直接扯到纵横欠田言一个人情上了,观众的注意力也被带跑了,这个讲故事的手法就得商榷。如果能够把故事讲得更高明,也许本不至于让人看得糊里糊涂。

附赠:一些吐槽

预告里掩日即将揭开面具,但是我劝大家别抱什么期待。掩日章邯毕竟还在梦里,他之前就想把杀章邯的锅扔给朱家,这次保不齐又要甩锅,况且梦里本就是虚虚实实,有道是:“所见岂是真,环境亦非虚”。

田言与卫庄这段,怕不是借鉴了燕双鹰,难道田言是要接替庄叔装X王的位置?

咱们言双鹰的台词应该改成这样:

卫庄:“你可以预测下,我会不会杀你”

言双鹰:“我赌一块大洋,你的鞘里,没有剑。有剑,我死,没有剑,你输我一块大洋”

然后可以再加一句“不过我有个习惯,我会杀死向我拔剑的人,即使他的鞘里没有剑”


来源:如何看待《秦时明月之沧海横流》第五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