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狐书生》上映三天前,电影官微发了一条江志强的朋友圈截图,被转发22万次,其中包括邓超、井柏然、胡歌、黄渤、姚晨、黄晓明、吴京、章子怡等数十位明星。江志强写道:

“2020这一年,太难了,很多困境、很多考验,很多不确定和很多人的失眠……《赤狐书生》的上映,是我的考试,在今年,好像考题更难了一点……

成功很重要,挣钱很重要,拍电影这一路上遇到的这帮朋友更重要。……有你们,世界能坏到哪去呢?”


图片自电影《赤狐书生》官博

江志强,公认的“亚洲最佳制片人”,引领中国电影开启了真正的大片时代。他自称不为赚钱拍电影,一部《捉妖记》曾押上全部身家,“赔光就退休”。昨日上映的《赤狐书生》是江志强倾尽心血打造的又一部古装奇幻喜剧大片,被视为对标《捉妖记》,但在今年因为疫情遭遇超支、延期、市场低温,是疫情年里无数中国电影多舛命运的一个缩影。

相信这一次娱乐圈的刷屏转发并不是出于“商业吹捧”,而是对电影初心的共同感受。就像结伴而行、相知互助的白十三和王子进一样,希望2020年底的贺岁档能够因为《赤狐书生》的陪伴而变得暖一点。


图片自电影《赤狐书生》官博

幕后

《赤狐书生》的故事源自小说《春江花月夜》,做了不少改编。

早在拍摄《捉妖记》时,《春江花月夜》的出版商就找到制片人江志强,希望能把这部小说也拍成电影。几年后,江志强忙完《捉妖记》,仔细评估了小说,其中关于友情的段落越看越喜欢,从此再也割舍不下这个项目。

作为资深制片人,他明白这样一个主角之一为狐妖的奇幻故事需要花费足够多的耐心和时间,因此决定寻找两位年轻导演。编剧杨薇薇向他提起了《最爱》时合作过的演员伊力奇,伊力奇从2014年开始转向幕后,做过执行导演、副导演、编剧,也是有潜力的新锐导演;

还有一名年轻电影人叫宋灏霖,也是编导演全能,上一部自编自导的电影是《猪太郎的夏天》。江志强与两位导演见了面,聊得很投缘,遂决定将这一项目交给这两位年轻人执导。


《赤狐书生》路演中的主演陈立农、李现和导演伊力奇

在两位年轻导演身后,是江志强组建的实力幕后班底——监制许诚毅,是《怪物史瑞克3》和《捉妖记》系列的导演,负责《赤狐书生》中众妖怪的角色设计、动作设计及其他创意等;美术指导邱伟明,四届金马奖和三届金像奖获得者;声音指导杜笃之,金马奖获得者;原创音乐久石让,世界级配乐大师;还有音乐总监梁翘柏、动作导演伍刚等。

“我们花了很多年时间筹备,通常这样的奇幻电影都是500人一组,有AB组,所以找两个年轻导演来做,一个人是做不来的。拍电影是几百人的工作,不是导演一个人的事情。

我们找了最好的美术、最好的服装、最好的声音、最好的特效……动作指导教成龙教了五年了。导演不需要什么都懂,每个部门我们都找最懂的人来帮他。”江志强说。


《赤狐书生》幕后班底

“流量”

电影《赤狐书生》拍摄时,电视剧《亲爱的,热爱的》还没播,而现在的李现要比签约时火得多。对此江志强开玩笑说,“赚了,赚大了!”

导演伊力奇说,邀请李现和陈立农饰演白十三和王子进,主要考虑因素不是名气和流量,就是合适。哈妮克孜第一形象很符合古灵精怪的莲花精角色需要,第二会跳舞,所以也是最佳人选。


《赤狐书生》,陈立农、哈妮克孜

“农农是很符合角色设定的,他本人又呆萌又可爱,还很善良,给人的印象是很阳光的一个小朋友,少年感很强,很符合王子进的形象。现哥则是痞帅痞帅的,跟白十三有很契合的点。白十三有很多鬼精灵主意,设计了很多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谋,然后又遇到很多挫折,搞得遍体鳞伤。

我认为‘流量’是一个褒义词,有流量说明有很多人喜欢你、关注你。虽然有人会给流量打上演戏不好只会唱跳摆pose的标签,但我觉得不应该戴有色眼镜去看待这些年轻人。大家都是很努力的人,偶像是可以给人力量的,这是偶像存在的意义。”


《赤狐书生》剧照,陈立农、李现

江志强向来看好小鲜肉的发展。早在《长城》上映时,我们采访江志强,他就说了:“小鲜肉是电影发展必需的,没有小鲜肉的话,未来演员在哪里呢?中国电影未来发展必须有更多小鲜肉。你想想,香港就出现这个问题了,今天的香港电影还在用七八十年代的小鲜肉。”

这一次,江志强也用坚定的语气说:“未来农农会很厉害。三个演员(陈立农、李现、哈妮克孜)我都很看好。”




《赤狐书生》,陈立农、李现、哈妮克孜

磨合

伊力奇透露,在开机前两个月,李现和陈立农便进入了北京的剧组,开始围读剧本、排练表演,增进彼此感情。

“农农和现哥都是很认真的人,他们愿意拿出时间,跟角色走得更近,最后甚至变成角色。

我们为他们安排了很密集的培训,无论是表演、形体,还有一些电影相关的训练,比如写毛笔字,以及你穿上古人的衣服之后究竟应该是什么状态。

当时我们就把戏服发给他们,让他们吃饭、运动时都穿着,感受古人的状态,产生充分的沉浸感。如果没有沉浸感的话,开机前几天你还在做别的,突然来到这样一个环境里,可能很难快速适应。”



《赤狐书生》剧照,陈立农、李现

“还有增进友情的部分,他们两个会一起打打篮球、玩玩游戏,增加对彼此的了解。这个我认为也很重要,不能这个人我还不了解,上来就要跟他演友情戏。只有产生比较深厚的友情积淀,才能在电影里有真正的友情体现。

农农跟哈妮克孜演爱情戏时挺害羞的,毕竟他以前没有爱情戏的经历,而且他本身年龄就很小,还没有过一见钟情、悲欢离合这些经验。为了弥补这些空白、让他理解爱情的产生,我们在开拍前做过很多次排练,让他们互相相信。爱情戏应该比较能打动人,两位演员的少年感都很强。

他们在北京准备了两个月之后,才去横店正式拍摄。”




《赤狐书生》,陈立农、哈妮克孜

《赤狐书生》里有若干重场戏,第一场大的动作戏就是王子进的驴闯进闹市,惹得鸡飞狗跳。

动物难拍,众所周知。能安抚好这位“驴演员”的情绪已经不容易,还要想方设法让它做出规定情境的表演,太难了。

伊力奇笑说,那头驴竟然听得懂英文,所以在片场不能喊“action”,只能低声说“3,2,1,开始”,否则它就会表现得焦躁不安,不受控制。


《赤狐书生》剧照、王子进、白十三和驴

“而有的时候还要试着给驴讲戏,示意它走到这里然后不动,竖起耳朵,有一个神态表现。我肯定是讲不了的,我就说农农你给它讲讲戏。

农农是很喜欢动物的人,很有爱心,他非常喜欢那头驴。他经常给驴喂吃的,有时候来了现场,会跟驴打招呼,问它昨天过得怎么样。就很有意思,我们在现场没开机的时候,经常在监视器里看到他在跟驴聊天。

驴在电影里其实是比较被动的,是有点惊恐的状态。农农真的是一个很有爱心、很温暖的人,他能给驴很多安全感。”


《赤狐书生》剧照,陈立农饰演的王子进

妖怪

片中有很多有趣的妖怪角色,比如白十三的真身、莲花精、蛤蟆精等,需要前期拍摄和后期CG打配合。

这样一部很多CG的奇幻电影须建立在成熟的工业基础和明确的分工协作上,《捉妖记》积累下来的经验派上了用场。

拍摄过程中,涉及到特效部分的镜头可能要分层拍好几遍。比如一个机位不动,先拍一遍真人的表演,然后拍一遍真人跟妖怪的互动,再然后拍一遍妖怪模型的位置,最后再拍一遍空层,现场会有特效指导来监督每条镜头是否达到特效制作的需求。两位导演则主要负责真人部分的执导工作。



《赤狐书生》里的特效镜头

监制许诚毅在香港远程对接特效部分。他把妖怪设计得充满童趣,比如大蛤蟆精昏倒后会有很多小小的蛤蟆精出来齐心协力把大蛤蟆精扛走,十分搞笑。而白十三的真身小狐妖则被做得很软萌可爱,片尾能让观众想起跟自己家宠物相处的感人瞬间。


《赤狐书生》里的特效镜头

“兄弟情”

这是一部讲述两位男主之间友情的电影,他们愿意为彼此牺牲自己,可歌可泣。这是一种怎样的兄弟情?

导演伊力奇笑说:“两个男主的电影,很多人会觉得是不是要往卖腐的方向走,肯定两个人在情感上、灵魂上的交流方式会跟其他电影不太一样,会给大家一个不一样的感受。

其实,双男主的友情也是可以非常打动人的。这个故事里的友情首先非常打动江老板,其次也非常打动我,很多主创也会被打动。看完就会想,你人生里是否有这样一个朋友,是否想拥有这样一个朋友,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友情在我们的人生中,其实是占得很大的一环。我们有跟父母之间的亲情,父母把你培养长大后,你进入社会会有同事,肯定也希望有一个朋友在身边。当你处于人生比较灰暗的时期,或者在一个人生的路口,会非常期望有这样一个朋友存在,能在关键时刻拉你一把,给你力量。”


《赤狐书生》,王子进、白十三

久石让

幕后最惊喜的是久石让的加盟,他为电影《天空之城》《菊次郎的夏天》《千与千寻》等谱写的经典配乐在世界流传不息。

一开始江志强说有可能邀请久石让担任配乐,伊力奇还不敢相信,没想到江老板真的请到了这位大师。

江志强在《海洋天堂》时就跟久石让合作过。据江志强透露,久石让的开价并不算贵,比美国、英国的配乐都要合理,但他对作品的选择非常挑剔,必须是自己很喜欢的电影才接受合作。

于是久石让很早就看了《赤狐书生》,然后答应了做配乐。中日双方在对妖怪文化的理解上沟通并不难。

“久石让做奇幻电影的配乐是做得最好的,宫崎骏的动画就都是奇幻电影,而且他现在正是创作最厉害的年纪。”江志强说。充满想象力的配乐成为了《赤狐书生》的一大特色。


捉妖宇宙?

《捉妖记》里憨萌可爱的胡巴担任了《赤狐书生》的宣传大使,它多次“出镜”为《赤狐书生》上映加油助威。

两部电影为同一个类型,有同一个制片人、同一家出品公司,讲的也都是妖界的故事。借势宣传的情形不禁令人想起光线彩条屋影业的哪吒、姜子牙、杨戬,以及由此逐渐聚合成的“封神动画宇宙”。

江老板也会打造一个“捉妖宇宙”吗?


《赤狐书生》宣传大使胡巴

江志强否认了这样的说法,但又没完全否定未来的可能。

“到今天为止,我都还没想过会把《赤狐书生》也拍成系列。但是它还有继续开发的空间,比如狐的世界观也是很有意思的,要等电影上映之后,给观众做一个调研,看看观众喜欢什么地方,这个IP还想看到什么。比如当年《捉妖记》上映后我们就是在调研中发现,很多观众都希望能看到胡巴长大。

我的想法没有做一个‘宇宙’那么伟大。《捉妖记》跟《赤狐书生》的故事还是有点不一样,《赤狐书生》里的动物都是真的,《捉妖记》里的动物都不是。目前没想过做宇宙,但未来我不敢说。”


《赤狐书生》

票房

两部《捉妖记》票房加起来有45亿,江志强很满意。据了解,目前许诚毅已经开始筹备《捉妖记3》。

但是,《捉妖记》一度面临过最大的危机——男主角柯震东被捕,复出遥遥无期,如果换人重拍的话,这部电影的投资额就会涨到惊人的3.5亿。

江志强回忆,那段时间里,很多投资方都退出了。“我也理解他们,人家辛辛苦苦建一个公司,得对股东们负责,别人买他的股票当然是希望赚钱。但是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目的是把电影拍好,诉求不一样。我用自己的钱没什么压力,不用对股东负责,赔了就赔了,赔光就退休。”

《捉妖记》的3.5亿投资让江志强赌上了自己的全部身家和公司的未来,好在最后的结果是令人欣慰的。


《捉妖记》剧照,井柏然和胡巴

我们问江志强,当年胡巴形象养活了无数盗版玩具生产商,会不会对非票房收入流失感到可惜?江志强摇摇头说:“完全不会。那时候我们的电影都没人敢投,哪里敢想衍生品呢?盗版玩具其实帮我们电影做了很多宣传。现在电影产业还没有那么健全,我还不想卖梦,我只想卖好电影。”

虽然江志强成功出品过很多重磅炸弹级票房大片,但他一直强调的是,更希望多拍好电影。

“前几年我做了个电影叫《闪光少女》,票房只有2000万,因为第二周就遇到了《战狼2》。但你想不到几年以后,讨论《闪光少女》的年轻人比《战狼2》多很多,B站上现在还有很多年轻人的创作。这部电影对年轻人的影响、把彭昱畅捧出来,都比票房重要得多。

我从来都不认为票房能代表一部电影的好坏,所以我很努力去做,想让每一部电影都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观众。”


《闪光少女》剧照

今年《赤狐书生》面临的局面也不是很乐观。电影最初瞄准的是暑期档,因为一场疫情,后期制作节奏被打乱,只能延后到十二月初上映。而近期的电影市场依旧没有复苏,大盘低迷不振。对于遭遇疫情的普通人来说,花50块钱看一场电影可能并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

江志强很忐忑,说这部电影的上映,对他而言也像是一场艰难的“考试”。他亲自盯宣传、跑厅见观众、发朋友圈长文,为《赤狐书生》,也为影市复苏而奔忙。

导演伊力奇心态相对乐观一些,他说:“我很有信心,相信很多人看完这部电影会受到很多启发。在特殊的年份里,在2020年的这个冬天里,我觉得这部电影能给大家一些力量,让大家有一个更好的心态来迎接新的一年。”


截至(12月4日)发稿前,《赤狐书生》微博电影大V推荐度+实时票房

来源:如何评价李现、陈立农主演的电影《赤狐书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