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章 农机展

火车轮与钢轨的撞击声持续而有节奏的萦绕在耳边,睡在中铺的胖子先生鼾声如雷,配合着车轮声此起彼伏。杨凡失眠了,这在他还不多见,杨凡一直很自信自己的睡眠功夫了得,无论在什么环境中,只要自己想睡就能很快进入梦乡,这是他在大学期间练就的独门绝技。

这次是跟吴工出差去郑州参加农机展的,虽然还是绿皮车,但这次是坐卧铺,这是杨凡第一次坐卧铺车厢,躺在床上不禁让他又想起以前的群租房,空间大小还真差不多,幸亏只是一晚上,否则他要崩溃了。不堪回首的群租生活几乎让他患上了空间幽闭症。

全国农机展,从八十年代就有了,是国家农业机械部组织的。中国是个农业大国,人口众多,在欧美发达国家早就实现农业机械化的时候,中国大部分农村还是刀耕火种的年代,基本靠锄头和镰刀,效率低下。

杨凡是在农村长大的,对种地颇有感触,七月麦收时节,骄阳似火,头顶着大日头用镰刀收割成熟的麦子。麦穗上长着尖尖的刺,每割一把小麦都扎的手上、胳膊上火辣辣的疼。最痛苦的莫过于把捆好的小麦从地里一个个抗到路边,汗水从头顶一直流到眼睛里都腾不出手擦。往往一亩地要从早上忙到晚上才能收割完,回到家已经累的连洗把脸的力气都没有。

那个年代做农民真是苦不堪言,杨凡小的时候很渴望家里能有辆拖拉机,哪怕有辆手扶拖拉机也好啊。可是直到上大学也没有实现这个愿望。反而在这里看到了。

这个展会的前身是农机订货会,在计划经济时代,这个展会主要功能不是宣传产品的,而是直接现场付钱签合同。整个展会就是密密麻麻的农业机械,拖拉机、播种机、收割机、犁、耙等等,看的他眼花缭乱。各种巨大的横幅挂满了会场,不时有拖拉机打着广告从面前开过,比较体面的公司在展位前面搭个舞台,上面放个很大的液晶显示屏,音响开到最大,惊天动地的。

还有的专门请了漂亮的女孩子,排成一排举着广告牌穿梭在人群中间。更离谱的是专门雇佣滑翔机把条幅挂到空中宣传。整个会场那叫一个热闹,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就跟以前的骡马大会没什么区别。没办法,都不是什么高科技产品,销售对象也大多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机销售商,他们认为采取这种最直接的方式宣传效果最好。

杨凡所在的公司专门出口各种农业机械,他在老家工作时去北京参加过汽车零部件展,都是规规矩矩在室内陈列,客户也大都是西装革履的贸易商人,哪见过这种动静啊。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跟老的供应商沟通交流,再找找新产品。杨凡跟在吴工后面,搜寻着要找的产品。

一张小桌子上放着一摞产品资料,几把椅子胡乱的摆放在桌子后面,几个穿着朴素的人凑在一起,边抽烟边用河南话聊着天,后面就是各自展出的机械,露天摆放的机器上落满了灰尘。自国企改革后,小厂子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几个人、几台车床,随便租个场地,敲敲打打就办起了工厂,所有的厂子基本用的是许多年都没有变过的同一张图纸。

中国的制造业之所以远远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就是因为没有研发,没有技术创新,都想着抄袭别人已经有的技术,结果就是傻大黑粗的产品长久的占据着市场,竞相压价,进而偷工减料,产品越做越烂。看似繁荣,实则倒退。

杨凡抽着烟,认真的听着吴工跟供应商沟通,尽可能的了解产品知识。虽然吵闹,幸好可以肆无忌惮的抽烟,这种场景让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广大农民兄弟的队列。

展会逛了一天,脑袋就像被大锤砸了一锤,两条腿像是绑上了沙袋,最疼的就是脚。为了这次参加展会,杨凡特意穿上了久未穿过的西装和皮鞋,他要知道是这种场景,肯定穿着运动装过来。两只手里拎着满满的两袋各种产品样本,似乎只有这些样本还可以证明他们此行的收获。

明天老板也要来参展,他肯定要陪同。回去要早点休息,他以前没有来过郑州,但是河南跟山东搭界,方言基本相同,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今晚想在郑州逛逛,看看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但忽然接到了老板的电话。

下一章

来源于:【生活】上海十年(10)-农机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