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对于一个游子来说,人世间,最亲切的永远是故乡的那一缕乡音,最依恋的永远是故乡的那一份乡情,最甘甜的永远是故乡的那一杯香茗。请看报道——

疯到傻了!癫到头了!海归青年黄帝远深耕三农被贴上这“标签”

撰文/广西最前线总编辑 梦寒

  故乡,一个生养我们的地方。

  故乡,一个怀有儿时无数童趣的地方。

  不过,小时候,面对家乡挡住视野的茫茫大山时,我无比坚信:“外面的世界才精彩!”

  还有,长大后,遇到一些不尽人意的环境时,我也无限想象:“外国的月亮才会更圆!”

  其实,事实并非如此,当自己有机会踏上异国土地时,才深切感受到:“外国再好,也是属于别人的,没有故乡根基的人,就像脱着假根的浮萍,什么也不是。”

  有说,故乡是一首吟不完的诗,填不完的词,谱不完的曲,唱不完的歌,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无法与之媲美,任何东西都无法将其替代,任何距离都无法将其割舍。

  故乡,真的是游子幸福生活的原动力,是生命之根,是灵魂栖所。

  所以,游子们最牵挂的无疑是故乡,于是,我念起了身后的故土。

  也许,本文的主人公——广西上林县帝园创意农业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帝远先生,心理上的定势同样是缘于故乡有“情结”在吧,他在海外留学几年后,毅然回到了偏远大石山区、尚属国定贫困县、脱贫攻坚主战场的故乡——广西上林县木山乡白境村。

  今天,我回到了故乡

  走在田野上让我有所失落

  故乡的土地啊

  为什么这样荒芜

  昔日的禾苗哪里去了

  昔日哟到了秋凉,禾苗就

  孕穗扬花,一场秋雨

  青蛙就叫得更欢

  梦,我们的农业梦

  祖祖辈辈躬耕的土地

  如今长满了野草,麻雀飞来飞去

  寻找不到一粒稻穗

  水车,水井,和那架破旧的牛车

  已成了那遥远的故事

  面对安祥的土地

  河水把月亮遗忘岸边

  今天,我们的土地为什么这样荒芜

  是不是农民对土地失去了自信、感情

  我看到十顷百顷丢荒的土地啊

  向阳的山坡何时返青

  每一粒泥土,都充满了沸腾的血性

  每一个农民都热爰自己的土地

  我多想看到那些郁郁葱葱的水稻哟

  我看到每一棵禾苗都垂下沉甸甸的心愿

  这是,网络上一位叫冯柳的作者深情写下的“农业咏叹调”,想必黄帝远当年从国外学成回到家乡时,该是这种心境的吧?

  也是,离乡多年,家乡虽还是那个原来的家乡,可眼前的境况让黄帝远的心情一下沉重了起来:村里的年青人都相约离乡外出务工挣钱去了,只剩下留守老人和儿童,原有的良田一片片荒废;父辈们大都逐渐变老了,虽眷恋着脚下这片土地,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只能望土兴叹的份了!

  要知道,土地是世间万物的载体,是人类共同的母亲,它给人以爱的乳汁,悉心哺育着人,人是应该给土地还以深深的眷恋和奉献的。

  更何况,对于憨厚诚实的农民来说,为了脚下这块赖以生存的土地,日出而作,日落而归,鞠躬尽瘁,该是自己一辈子的职责和本份。

  应懂得,守护就是守望,一种恋乡的情结。因为,在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里,一生一世不离故土的人越来越少,固守家园而终老一生的传统观念已发生了质的变化。但纯朴的农民是不该为外面的花花世界所诱惑的,应我行我素,以一种“鸟恋旧林,鱼思故渊”的美好心态,向世人轻轻地述说着自己对故土的难舍难分与深切情怀的。

  水有源,故其流不穷;木有根,故其生不穷。这一切,喝过洋墨水,在国外经历过思乡念乡心切的黄帝远来说,其自身感受度、感应度是不言而喻的。

  问起,黄帝远只对记者说了那么一句简短的话:“人生最快乐的莫过于用自己的智慧去改变身边的落后。”

  的确如此,我听其言,再观其行,最后通过深入采访,我被他以下真实行动所深深感动了——

  其一,放弃在国外专修到的国际贸易专业,放弃在大城市发展的机会,回到家乡开启创业之路。

  其二,舍弃家族打下的传统产业优势条件,竟然自立门户成立一家与“农”字有关的企业,叫广西上林县帝园创意农业产业有限公司,一头闯进家乡的山旮旯儿,插秧种田,乐不思蜀。

  其三,用勇于创新的思维,以现代农业改变了传统农业:田间几个人,操作机器播种秧苗;植保无人机,大面积自动施肥……描绘出一道道美丽的景色。

  当然,所有这些,都得到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尤其是他那位开明的父亲,一直带着坚定信念,甘当坚强后盾,这让黄帝远无限感激和信心百倍。

  只是,黄帝远的这一系列举动,在家乡引起了一片热议,有说他有机会留学国外,却返回穷乡僻壤瞎折腾,癫到头了!有说他放弃家族原有产业而到新领域去冒险,疯了不成?有说他一介书生,敢吃螃蟹敢尝鲜,小心呛了!

  还好,黄帝远没有被这些左右,他坚信该飞上天空的,就去做雄鹰,该钻入地心的,快点亮头前的灯盏,为此他仍然是个理想主义者。

  从此,黄帝远的人生在这儿拐了个弯。

  于是,黄帝远这个海归人员与农村、农民、农业等这“三农”打上了交道。

  常言道,愿望往往决定一个人的去向和一个人的追求。

  你看,为了充分利用家乡上林县木山乡白境村具有群山环抱隔绝污染、土地平坦肥沃、空气清新、拥有天然山泉水浇灌的巨大优势,黄帝远在县、乡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建设水稻种植基地2000亩,以现代农业机械化方式进行有机大米生产加工,成为了上林县水稻现代农业机械化种植的第一人。

  你瞧,为了搞好机器化水稻种植,黄帝远先后到区内外深入了解和学习了水稻现代农业机械化种植的流程、机器操作、种植管理等,并聘请有关科研院所专家前来指导员工的实际操作。

  紧接着,黄帝远又陆续建设起粮仓、烘干和加工中心10000平方米,现代农业机械化技术培训和农产品展示销售服务中心2000平方米,搭建钢架玻璃和钢架薄膜机构的育秧中心13340平方米,拟通过几年的努力,将两千多亩土地统一进行连片规模化经营。

  他说:“未来整个水稻种植基地将全程使用机械完成,并保质保量,力争把上林大米的品牌做强做大。”

  没错,在他许下这些诺言之前,他的公司已获得政府授牌有机水稻生产示范基地,而所实行的全产业链把控,又为公司生产的“帝园优谷”牌上林大米拿下了国家有机转换认证证书。

  诚信、勤劳、激情、学习、创新,让黄帝远在金土地上写下了青春风采,实现了核心价值观。淘尽沙滩,未见金子,却得到了纯净的沙粒。追溯青年实干家黄帝远先生的创业历程,并无震撼人心的壮举,却看到了一颗闪光的心灵。

  告别黄帝远先生时,记者突生这种感觉,也是最大的感触,而感觉却是如此良好!

来源于:2020-04-0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