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农村在从事农业生产活动中,己完全摆脱了人力的束缚。代之以效率极高的农业机械。我突发奇想,如果有人将老式的农具收拢归纳,办一个专题性极强的博物馆,一定会招来怀古人士的青睐。人们不能割裂历史,陈列其中的物件也是历史的一部分。

      小时候,生产队饲养室是我们这些小伙伴的乐园,也是各种农具的集散地。饲养室西边有一个堆放柴草的园子,收秋后,王米杆堆放其中。门口有两个砖砌的门柱,和玉米杆堆形成大约四、五米的落差。有一位伙伴特别好动,想利用这个舞台表演一下空中飞人的游戏!只见他很利索的爬上了高台,向下俯视,估计着横向距离,看能否这一跃,沿着抛物线的轨迹,落在富于弹性的玉米杆上。同时还向大家示意:谁来第二跳!当有人应承后,他便来了一个漂亮的平抛运动,纵身而下。落地一刹那,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伴随而来。大家都懵了,不知咋回事,涌上前来看个究竟。只见他手捂大腿,痛苦万分!原来他落地的地方放了一个铁凿子,尖头朝上,被柴草覆盖,被不明就里的懵懂少年给碰上了。

        生产队那时是用这件农具套上牲口来哗啦刚犁过地的大头块的。两米左右宽,双排匕首一样的铁刺以十公分左右的距离焊接与架子上。按理,以其笨重和用途,很难伤到人。但奇葩事就在这里发生了。鲜血染红了裤子,离命根子只差几公分,好险那!通过这次经历,那个怪物似的农具在我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时候生产队在城里搞基建。一个瓦工给一单位砌砖墙。当砌到一定高度后,发现墙有些不正。拆了吧,面子上又挂不住。此时,工地负责人恰好经过现场,这位匠人不适时机的来了一个先发制人,问那位领导:有沒有拔架?领导木了,拔架?拨架是什么?在这位领导迟疑之际,那位匠人将工具一扔说道:干球啥活,连个拔架也沒有。转身就走人了,摆脱了脸红的窘境!

        何谓拔架?就是生产队时,夏麦收到场上,套上牲口碾场出麦,所套的石碌碡上起引领作用的木架子。

      估计那位领导要弄清这个概念要费一番周折。

    手 扶拖拉机是当时比较现代的农业机械,常被用来拖动小麦播种机。村里一位仁兄筹思着自己也应该有一台。经多方打听,还真的有一台二手的。买回来后进行大修,在播种季节便正式投入使用。不知是操作失误还是技艺不精,正在播种行驶中,他却从座驾上掉了下来。播种机的轮子从他的腿上压了过去。手扶拖拉机的机械原理比较特殊,只要你挂上挡位,挂上油门,机械便会自动向前,与操作与否关系不大了。在足够大的空间,如果油料足够,它完全可以做到无人驾驶。但具体到这位仁兄,情况就麻烦了,他是机主,总不能让机械任性而为吧。更要命的是前方百十米就是车来车往的道路。他反应很快,预料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即爬起来,向前追去,总算挽救了危局!为这位仁兄点赞!

      而今,旋耕机替代了凿子;夏收时节,收割机一次性脱出麦粒,所谓的拔架己随时光远去。不仅如此,那些精妙的农业机械还在不断涌现,极大的提高了效率!

      再见了,昔日的农具!

来源于:农具轶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