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魂》内容简介  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三三】章  人善被人欺

牧凤娘家知道嫁出去的女儿的窘境,在牧凤坐月的时候,用拖拉机运来满满一车粮食,发誓要把女儿家里所有柜子都装满,让她们不再为生活发愁。

月子未坐满,牧凤就自己起床洗洗弄弄,撵复生出去做生意。

“不怕慢,只怕站;站一站,二里半。我们是穷,但我们年轻,我们勤劳,我们也不比别人笨!复生,我相信你!”牧凤虽然比复生年龄小,但牧凤的为人处事和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和复生大相径庭,很多时候,思想的成熟远远超过了她的年龄,也超越了复生好多倍。

背着奶娃,挎着背兜,牧凤去地里割猪草,也去乡场上买了猪饲料回来,精心饲养着两头肥猪。猪圈里的两头猪,因为有了娘家送来的粮食,长得更快。

肥猪终于出栏了,牧凤又卖了一部份粮食,凑齐了八百元钱,郑重地交给复生:“你去把九月的钱还了。”

复生奇怪:“不是说好了先还你娘家的家俱款吗?”

“我娘家已经垫上了,就先拖一拖。九月的钱必须先还。”牧凤严肃地说。

“为什么?这九月还欺侮我不够?”复生不能饶过九月。

“你欠没欠九月的钱?”牧凤大声问。

“是欠了,但是……”复生想说九月坑他的事。

牧凤眼睛红了:“欠债还钱!欠了就还他!欠我娘家的钱,他们不会逼着你要,更不会羞辱你!”

“你要像个男人一样活着,你首先就得有男人的资本!”牧凤哽咽着说:“复生,我们人穷志不能穷!说过的话就是钉在板上的钉,再难都要硬扛!男人就是放屁,也要放得响响亮亮!我看你躲九月,我的心就像被人用刀在割;我听九月骂你,我就像被人打脸……你是我男人,就是我脸面。我宁愿不吃不喝,我也不愿你活得窝窝囊囊!”

复生何尝不想早点在九月面前抬起头啊,但钱是硬头货,一分钱也要逼死英雄汉,自己不是英雄,真正的英雄是牧凤!

还了九月的钱,复生进进出出都理直气壮起来,看见九月也不用再躲,好像这才重新回到燕子山脚下的家,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人。

牧凤在复生的心里变得重要起来,复生像刚开始上学的学生,遇到了一位可亲可爱的好老师。

“穷且益坚,不坠情云之志”,二哥特别给复生写了一个条幅,复生挂在屋里,走进走出都要看几遍。

农村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以来,农民的劳动积极性大大提高,农业生产资料不但迅速分散到家庭,而且更新换代的速度越来越快。复生在做自行车配件生意时,慢慢和供销社生产资料门市部熟悉起来。做事诚恳、勤奋、头脑灵活而且善于思考的复生,开始涉足农机配件生意,并且很快结识累积了一批客户。

九月是最早一批走村串户补锅修锁的手艺人,后来又趁着改革的春风,及时转行做起了农业机械产品的销售,生意自然做得风生水起。复生做农机配件生意的时间比九月短,再如何努力,也不及经验丰富、资源广大的九月。

复生的经济状况在结婚后虽然稍有所好转,但做农机配件需要的本钱更大,而且有很多配件需要到农业机械生产厂家定做。无论经济和经验实力,复生都还不足以支撑自己去厂家单独定制产品。九月从事这个行业已经数十年,实力雄厚,看头脑灵活又肯吃苦的复生到处去推销订购农机配件,便又对复生主动示好,说可以先给复生提供货源,让复生去卖了之后再把本钱还给他,九月只从中赚点“批发价”的利润。复生毕竟年轻,看九月“不计前嫌”,反到觉得九月是比自己心胸开阔的“前辈”。

打谷机是农村比较重要的农业机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栽秧打谷还是半机械化。各地的打谷机又略有不同,生产打谷机配件的厂家有转制的乡镇企业,也有新兴起来的个体小厂。

复生利用自家地处三州四县的地理优势,和稻谷成熟的时间差距,游走在各地的生产厂家和农资供应门市,把各地生产的不同农机配件,贩卖到不同的零售门市部去。

六七月份,正是打谷机和配件销售的旺季。几经努力,复生花费了数百元的车旅费,终于在晋县的兴义区供销社订了一份打谷机配件合同。但这个地方的农民使用的打谷机和普通的打谷机区别明显,配件需要到好几个厂家定做。这些厂家在旺季都是先款后货,而且和复生都没有建立合作关系,但和九月一直合作得很好。

复生看着这份要赚四位数以上的合同,急匆匆地只好和九月合作。

九月看了复生提供的货品清单,马上算出这批配件卖出去的利润,便故意严肃地问:“侄娃子,你这样一批货,品种多数量大金额不小,风险也大。你要我给你供货,大爷一定帮你。但是,你必须要提供对方购买的价格、交货的时间地点、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和付款方式。”

“这……”复生不想把“商业秘密”暴露给同行,特别是无孔不入的九月。这要是九月耗子别镰枪(一种农具)——起打猫儿心肠(形容看到喜欢的人或东西,就不顾自身情况,想占为己有),自己不是功亏一溃吗?

但九月再三强调是帮复生“考察”生意的可靠性,看复生提防着不说,就很生气地骂道:“三娃子,老子现在做的是大生意,挣的是大钱,你这点渣渣钱老子还看不起!好心帮你,你娃还他/妈狗咬吕洞宾!”说完就明确表态:“你这样大额的交易,是我垫钱帮你提货,不整稳当,亏了本我去找逑大爷?你不说,老子肯定不会给你供货。”

复生晓得九月在威胁他,但九月不供货,不要说自己没有这笔本钱,就是有,找到厂家也不一定能及时提到货啊!这打谷机配件生意,季节性本来就很强,错过了这村就没有了那店。九月的生意确实比自己做得大,况且他还是比自己年长很多的长辈,应该不会为了利益丧心病狂吧?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复生,不知道狗是改不了吃屎的本性。

九月的软硬兼施很快凑效,复生只好按照九月的要求提供了所有信息。

九月喜出望外,伸出大拇指夸赞复生:“三娃真他/妈能干!你在家等到起,两三天之后,大爷就把货给你拿回来!”

看着九月信誓旦旦的样子,复生也高兴起来,这笔能给自己带来上千块钱利润的生意,对快满半岁的女儿是多么重要!对和自己同甘共苦的妻子,是多大的安慰!对刚刚建立的小家庭,是多么大的鼓舞!

忐忑不安的复生,在家痴痴地等了三天,九月终于回来了!

但是,九月并没有给兴冲冲的复生拿货回来。

空手而归的九月,只给复生说了两个字:“没货”!

失望透顶的复生,隐隐觉得不妙,但也没有想得更多。既然没货,那就先去和别人打声招呼,免得耽误了人家的生意。

刚和复生见面的区供销社负责人,喜笑颜开地拉着复生的手:“你九月大爷两天前来把货交了,你那么忙还托人给我们送货来,实在感谢你!货款中还有八十元质量保证金,等我们销售一段时间确保没有质量问题了,就可以付给你。”

如五雷轰顶的复生差点摔到,这九月真能干出这等事?!

复生气冲冲回家找九月质问,九月仰天大笑,竟然恬不知耻地说:“生意场上无父子,有钱不赚是傻瓜!三娃子,姜是老的辣!”

看复生气得浑身发抖,但嘴唇上下蠕动就是说不出话来,九月拍拍复生的肩膀,揶揄着说:“你娃娃也不是没有收获嘛,这些经历,是你拿钱也不一定学得到的!”

复生把九月“意味深长”的话,牢牢记在心里,人生其实就是在反复击打中成长,越多磨难,才会更加坚强。

被九月不阴不阳奚落了一番的复生,有一天被九月“请”去喝茶。九月非常“诚恳”地给复生道歉,说了些无关痛痒的话,最后才摸出一张纸条放在复生面前:“这是你接洽兴义区供销社欠我的八十元保证金,你在方便的时候,帮大爷顺便收回来。”说罢摸出二十元钱拍在桌子上。

复生以为是九月感谢他的,心想这笔生意本来是自己接洽的,而且负责人和自己关系不错,帮忙收尾款也是举手之劳的事,正要假装推辞,九月开口了:“大爷再借给你二十块钱,和这八十共计一百,你给打个条子吧!”

复生听了,本不想接手,但九月“有求”于己,不也是自己能帮他解决他解决不了的问题,高看自己么?

不管是虚荣心,还是暗自得意,复生收了九月的钱和欠条,另给九月写了一张“欠款一百元”的欠条。

等复生再去兴义供销社时,已经变换了负责人的供销社,说原来的负责人因鞭炮爆炸失事死亡,“所有经济纠纷,请去法院起诉。”

复生头又“嗡”的一声:“我这又上了九月的当!”

来源于:老屋魂|「一三三」人善被人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