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牛的诞生

冬天的一个很普通的早晨,我按照惯例早早的起来准备给我们家的大白牛喂草,但是门怎么也推不开,于是我便使劲地来来回回地晃门,过了好久才把门打开。好奇的往门后一看,一头小黄牛站在门后,走起来还踉踉跄跄的。一看到这头可爱的小黄牛,我就高兴地大叫起来,“爸,爸,咱们家的大白生啦!”于是全家围绕着大白和小黄快速转动起来:妈妈熬了一大锅的小米粥准备犒劳大白这个功臣,爸爸拿干布给小黄擦拭着稍显湿润的身体,并同时重新布置我们家的牛圈,将牛圈弄的更干燥更暖和,以防小黄冬天受冻。

我小时候的农村,由于农业机械化还遥不可及,所有的种植、收割和运输等都需要人工去做,而如果谁家里有一头能帮忙做农务的牛,将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而小牛犊的诞生,则是一件非常值得庆祝的喜事!

大黄牛长成记

小黄牛出生之后,俨然成为了我的好朋友。我每天早上给它喂草,每次去地里干活时陪着它一起玩耍。夏天帮它赶牛蝇,冬天帮它整理干燥、暖和的窝。就这样小黄牛一天天的长大,两三年后,小黄牛也变成了大黄牛,成为我们家里独挡一面的重要劳动力,而我因为初中留校住宿的原因,和大黄牛接触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但是那时候我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周末拉着大黄牛去荒地放养。大黄牛自由自在地吃着草,而我则惬意的躺在草地上,嘴里咬着一根狗尾巴草,看着蓝天白云,打个盹儿或者畅想下未来。我觉得,这就是天底下最惬意的事情了。我也觉得,我和大黄牛之间的温情和羁绊永远不会改变!

老黄牛的眼泪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农业机械化普及特别快,突然之前全部取代了人工劳作,拖拉机、收割机、播种机等等,原先可以提供劳动力的大黄牛(现在的老黄牛)变得一无是处,只剩下可以售卖获得几千块钱。而我也开始了自己的高中苦读生活,和小黄牛的接触也变成了以月为单位。直到有一次,我回家之后,爸爸告诉我说,“咱们家的牛给卖掉了,卖给咱们村杀牛卖牛肉的了”,“现在养牛纯粹就是负担了,还要砌牛棚,占地方,拖拉机都没地方放;还脏,拉屎拉尿都在家里,还必须定期清理;最关键的是你将来上大学也要用钱……”后面爸爸絮絮叨叨的什么我根本没听清楚,发疯似的跑到我们村杀牛的那户人家(当时农村杀牛的时候,会用布将牛头盖住,然后用锤子去锤牛的要害处,以此来杀牛)。但是当我到那里的时候,我们家的老黄牛已经倒在了地上,睁着两个大大的眼睛,留下了两行深深的泪痕……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离奇的我没有哭,没有掉一滴眼泪,想哭但就是哭不出来,脑海里只有小黄牛那双睁着的大大的眼睛以及两行热泪。

现如今,小时候亲切的村庄早已经不复存在了,我也离开家乡生活了将近十多年了,小黄牛的记忆,温情和羁绊也早已经被我深深地埋在了脑海里。现在有的,也只是在混凝土建造的城市里,努力去活成别人心目中的样子……

记忆深处的小黄牛

来源于:黄牛的眼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