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    场

        所谓“笑场”,是指演员在舞台上演出时或由于别人或由于自己弄错了(如台词说错,或动作做错等等)一时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是在舞台演出中最忌讳的事,但有时候就免不了会发生。

        那是一场在县大剧院配合农业机械化中心工作的宣传演出,县里有几支宣传队参加,我们队的节目是由一男一女主演的小歌剧,大概内容是男人是作田里手,但思想有点保守,女的是农业机械化推行工作的积极分子,在插秧机的推广中,两人产生矛盾与解决矛盾的过程,剧情很简单,现在看来当然也很概念化。扮演女人的是一名姓毕的津市知青,这女孩子天生爱笑爱打闹,平时就有些“疯疯癫癫”的,她是我妹妹的同学,也是我母亲的学生,以前常到我家来玩的,记得小时候似乎声音很暗哑,讲话如男孩一般,下乡后不知怎么嗓子倒亮了起来,据她自己说,是天天在生产队里这山对着那山同其他知青们喊话“练”出来的。扮演男人的是比我们都大了好几岁的老黄头(据说他以前在剧团呆过),是本县人,平时不苟言笑,对待演出一向很是认真。

        那天剧场里人很多,气氛也很热烈,县里好多领导都来看演出,据说还有省里农机部门的领导,各个宣传队都卯足了劲,力求演出自己的最高水平,因为那是作为“政治任务”交代下来的,那时候的形势,大家知道,是一点马虎不得的。

        可就是这样的一场演出,那小毕居然笑场了。开始时,演出情况很好,矛盾的开端、发展,都按排练时的过程进行,很顺当的,但当进入高潮时,老黄头出了一点岔,将一句唱词唱错了,剧情是他指着(当然是虚拟的)插秧机唱“这插秧机能不能把秧插?”,表现他的不相信机械,可他也许是只见到过打稻机,心理定势使然,居然唱成了“这打稻机能不能把秧插?”本来这也算不了什么太大的差错,在音乐的伴奏下,一下子就可以“混”过去了,估计也没多少人听出来,但我们的那位可爱的小毕同志却在她的身旁听得真真切切,听得真真切切也就算了吧,可她居然笑了起来,笑就笑了吧,可她居然笑得快弯下了腰,站在舞台边幕旁的我们,特别是政治指导员急得要命,这可怎么开交啊?好在老黄头是个老演员,他不动声色地背过身去,狠狠地瞪了小毕一眼,轻轻地吼了声“快起来”,就接着唱下面的唱词了,这小毕也赶快调整了自己,将演出进行了下去。

        当然,演出过后总结的时候,免不了小毕要做检查,大家要帮助她,这小毕也算争气,在以后的演出中再没有出现过“状况”。在一个下着大雪的晚上演出时,她饰演阿庆嫂,因为穿着太单薄,冻得清鼻涕都快出来了,她还很机警地乘着做动作的机会悄悄地用衣袖遮住脸面,用一个“匀手”动作加上一个华丽的转身遮掩,将刚刚露头的清鼻涕给忍了回去。以后县剧团招生,她被招去担纲旦角,一时间在县城里还小有名气。

                         

来源于:文宣队轶事(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