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十月,国庆与中秋同庆。满鼻桂花,谷物联果实齐丰。

细数等待,不知不觉,时间逝如流水。14h的硬座+4h的站立,傍晚五六点,终于到了村口的车站。母亲瘦弱的身影,已在约定的地方守候。我把沉甸甸的行李箱放在电动车上,让母亲先回家张罗晚饭,自己背着包从车站走到家里,一步一步,一张一望,看着街景,瞅着变化……在后街驻足,买了许久未吃又特别爱吃的小菜,加了一斤的猪耳朵,又买了两袋馒头,满载而归于家。除去大街道路的宽广,房屋略显整洁外,在我们东街,路就显得窄小,房屋也参差不齐,在暮色的余晖下,显得陈旧,带有凄凉。当时的一个想法是,农村就是农村,村容村貌无法和城市相比,无论是建筑还是卫生。在工作地方待久的画面,和年久家乡眼前的景象,难免会有些格格不入的心情。我加快脚步,踏入期盼已久的家门。放下包,一起开始忙活晚饭。两碗五谷粥+四个馒头+两碟小菜,殷实了肚子,唠完家常,回卧室睡觉,温暖了梦乡~

所有的陌生与距离感,在一晚的美梦中悄然淡去。故乡就是故乡,用她最好的水土,养育着一代又一代人,去建设美丽的城市。没有农村一批又一批的劳动力,哪里来的城市的光鲜华丽。农村, 好比一位年迈的老母亲,城市,则是一个漂亮的姑娘。北上广深,已经是熟女,新兴城镇(少女)不断加快成长的步伐。母亲为女儿付出太多,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城镇化的改造,农村又将会改头换面,重获新生。

依稀记得,新千年到2007年间,随着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推进深化,村里的耕地就在不断被私人工厂和居民集体住房用地所占领,记忆中每逢农忙,由全家老小七八个人出动到后来只需三四个人直到现在一两个人就足以。农业机械化促使农业人口的解放和人力的减少,但农民耕地意识逐渐淡薄,以及被迫想卖地,不想种地的想法和行动,另人担忧。农民,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他们已然是城镇化的参与者和执行者。在家的这几天,知道自己家的地已经被充公修路,而占地补贴的钱却寥寥无几,中间和基层的领导者,“瞒着”上层领导,利用百姓的无权无知,一层一层,欺下瞒上,剥削着,充盈着自己的口袋!听说,村里的耕地,会再被用来建设一所初中和高中,希望被占地的那些居民,能拿到实实在在的政府补贴,而这一轮的征地,又会引发哪些经济增长点?写到这里,不经回想起了当年两会上总理说要守住14亿亩耕地的红线……快十年过去了,红线应该早就被践踏成虚线了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聊完了外界,该说说自己了。目前,当务之急就是找对象,先成家。从毕业工作的第一个年头2015年开始,家里亲友就开始追问起来,有没有对象,该找对象了。随着单身贵族成员一年一年的减少,该找对象的催辞一跃变成该结婚了。辛亏平时在外工作,电话里父母谈到这个话题时,要么灵机转换话题,要么潦草的结束通话。可过年过节回去,就只身难逃了。最害怕最尴尬最不愿提起的话题,就是对象,结婚。而这两组尬词的背后,就是工作,收入,房子,车子,存款。从古代,到21世纪新千年以前这一段历史长河中,婚姻,不关乎爱情,只关乎年龄。古代十四五岁,门当户对。爷爷奶奶父母那代的唯一式相亲,因为不允许自由恋爱,车马都很慢,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我们90后,算是尴尬的一代,又什么都赶上了:小学六年级,高中高考改革,大学学费的上涨,市场经济和城镇化的深入浪潮……家乡的彩礼由2010年的三四万到如今的十万,相亲,女方的硬性条件要求男方有房有车。二十七八,在农村,真算的上剩男剩女了。没有上大学在家里的同学,娃两个,都会打酱油了,上大学的同学,村里还有十几个没成家,有时候想想,上大学又有何用,面对现实,我们一无所有!到结婚的年龄了,该结就得结,你到底谈着没?公司就没有女同事?差不多就得了,别再挑了!准备什么时候让喝喜酒……各式各样的追问,各式各样的语气,各式各样的表情与容颜。结婚,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是父母的心结,关乎他们的颜面。是亲朋好友的挂念,是其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与笑柄。妹妹结婚了,外甥结婚了,今年十一,又有三个大学同学,一个高中同学结婚了,村里好多比自己小几届的人结婚了。时间催人老,时间亦不等人。滚一床单易,守一被(辈)子难。单身男女明明很多,却在各自的世界里固执的单着,在偌大的城市里,倔强的孤独着。长相,气质,共同话题,工作,房子,家庭背景,这些涉及着爱情,作用着婚姻。以前,自己的幼稚,错过了,对不起。近几天,才明白,爱情,不是突兀的给你所有,而是和你一起历经所有,依然愿意执子之手,风雨同舟。你倾诚意,我力真心,余时,用生命撰写故事……

时代,总是在进步,人的意识总是随着时代不断变化。社会,需要那么几批改革者,开拓者,引领者,而大多数,只能是默默的适应者。当你对现实不满时,不要抱怨,怪只能怪你自己,没能力,不够优秀。你所要做的,只能去适应,去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去做时代的弄潮儿。反之,有能力的人无时无刻不在与没能力的你抢占资源,包括空气,土地,水,房子,车子,甚至你未来的老婆(很有可能已被别人睡过)。有限的资源,无限的欲望,没有道德和信仰,文明,可期而不可望……

5号的早上,天空蔚蓝,云海层层,凉风徐徐,太阳时不时露出笑脸。不远处,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偶尔随风送来一阵阵推土机和塔吊运钢材的声音。母亲盘点嘱咐之后,又踏上了远方的征程。村落,希望在城镇化的浪潮中还能留有当年的模样,村庄,还承载着好几代人的童年记忆与梦想,故乡,永远是故乡……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来源于:简•忆(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