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141)

第二百零五章

            县领导同意拨给搬迁学校款

            林新成提出试行生产责任制

                              7

林新成看三位主要领导如此重视他的意见,心里又是一阵感动,于是又继续说下去:“影响农业生产搞好的第二个因素,就是生产管理形式不行。自从生产队成立以来,一直采用的队长敲钟,社员出工,全队社员,前走后涌的群羊战术。特别是经过这几年的动/乱,每个人的思想都疲耐了,队长对每一位社员干活的质量和数量要求不严,干坏干好干多干少不讲,只要熬到下晌就记工分,而按劳分配就是按工分分配,社员就有了“工分工分,社员的命根“的思想,干活不出力,只为混工分。因此就有了出工走后头,干活看日头,收工走前头的现象。就有了偷工减料不讲质量和效益的现象,等等。如果不改变这种生产管理形式,即使改变了分配方法,还是有些人不好好干,认为自己多干了,又不多拿工分,又不能使产量搞上去。即使产量搞上去了,社员也不能多分。鉴于这种情况,我准备在全大队推广二队搞实验田的方法,把一个生产队的人员,平均分成三到四个生产小组,生产队干部,除了队长和会计外,都分到各组任组长。把生产队的土地,按人六劳四的分配原则分到各生产组,生产队的种植计划也按土地面积比例分到各组。生产队统一供种供肥供农药,管理由各组自己掌握。还要明确各组上交国家的任务和交生产队的储留任务,剩余部分由各组按他们自己的工,遵照人六劳四的分配原则进行分配,多剩多分,少剩少分。这样,各组的组长责任明确了权利明确了任务明确了,社员们自己的利益也明确了,就会极大的提高他们的积极性。另外,由于分成了生产小组范围小了,干部不但好管理了,社员也会起到一个互相监督的作用,谁偷懒不好好干也不愿意。这种形式,我给他取名叫责、权、利相结合的农业小组生产责任制。这样做,我也想了,还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一是特殊工种人员的口粮分配问题,如大队干部、民办老师、赤脚医生、副业人员、生产队的把式、饲养员、菜园园匠,等等。解决的办法是,人头粮由人头地随家庭分到组里组里解决,工分粮按生产队各组的劳动工分平均分粮由队里的生产粮解决。队长会计按误工进行补粮。二是农业机械与牲畜使用,由各组根据需要写出申请,由队长按先后顺序和急用程度批准使用。”

潘主任插了一句:“林新成,你想的怪细呀。”

林新成说:“不细不中,在实际生产中,这些都必须想到,必须计划周密,并且不断完善。作为一个单位的领导,一是会用人,二是会理事,三是得有预见,四是得不断总结经验和教训进行完善。我想的第三个制约农业发展的因素是,种植的老式化。多少年来,生产队的种植,不但是年复一年的麦茬豆,豆茬麦,三分一的土地种高粱,而且,种籽都是自己留的。如果不改变这种老式的种植方法,即使改变了原来的分配方法,实行了以组为单位的责权利相结合的生产责任制办法,农业生产的改善起效也不会太大。必须实行科学种田,用科学技术指导各组开展农业生产。根据我们第二生产队搞科学高产实验田的经验,我认为,科学种田是人力所不能比,科学种田的首要是优良品种。同样的肥,同样的水,同样的管理,自留种籽与优良品种相比,产量能相差几倍。当然,同样的优良品种,施肥、浇水、除草、治虫等管理不适时不适量,产量也会不一样。因此,我准备把没有考上大学的高初中毕业生,统一组织起来,根据农业生产不同时期的需要,进行科学种田的培训学习。这个由我,江水花和巩建荣三个人负责。让我们大队的高初中毕业生,都成为科学种田的技术员,去指导各组的农业生产。”

林新成最后说:“我讲了这么多,归结起来就三句话,一是改变过去的分配方法,二是试行以组为单位的农业生产责任制,三是用科学种田指导农业生产。不知道三位领导听了有什么看法。”

三个领导都没有马上表态。除了科学种田外,前两条都是原则问题。分配政策是国家定的,谁敢肆意更改?生产责任制,文/革中可是进行了严厉的批判,说那是资本主义的一套。

孙书记从内心讲,他很赞成林新成提出的生产责任制。文/化/大/革/命前,他在豫西X县当县委书记时,是鼓励过这样做的,文/化/大/革/命中,这成了他是走/资/派的一条罪状,是执行的刘XX复辟资本主义的路线。虽然粉碎了四XX,党中央正在拨乱反正,但搞农业生产还没有人再这样提过,四XX搞乱的理论是非界线还没有完全澄清,四XX的余毒还在襟固着人们的思想。林新成这小子年轻,当年正在学校,不知道农村是怎样批判刘XX的三自一包四大自由的,他有一个初生之犊不怕虎的劲头,现在他提出来,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来的,而且想得很周密,讲的头头是道。至于那个分配方法,虽然违背了国家的政策,他讲的也很有道理,并且是通过他队的实践而证明了是可行的。

他之所以先不表态,是想听听另外两个领导对这两个敏感问题的看法。

林新成讲的这些东西,朱书记在杏林岗住队劳动,是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了。而且自己是一直支持的,并且,已经被实践证明是非常可行的。他必然先表态,来支持林新成的提议,于是他说道:“我觉得林新成提的这三条措施是可行的。我们不是常说,实践出真知吗?林新成提这三种措施,是他在七四年回生产队劳动就提出来,并付诸于试行了,当年秋季他们队的粮食产量亩产都过千斤跨过长江了,上交国家集体储备社员分配翻了七八翻甚至十几番。所以我认为,他这些措施,一利国家,二利集体,三利个人。虽然分配方法不符合国家的分配政策,但分配政策是六四年制定的,到现在已经十三了,国家这些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是不是还没有来得及修改?我想,不管符合不符合,只要对国家集体和个人三方都有利,我们可以让他们试行一下。同样,那个生产责任制也让他们试行试行。以后,如果上级追查起来了,我承担责任,不就是再一次被打倒吗?科学种田,那就不用讲了,这个没什么争议了,只是重视不重视抓好不抓好的问题。”

听了朱书记的表态,孙书记心里异常高兴,他又问潘主任:“潘主任,你认为呢?”

来源于:[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103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