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一个很好吃的东西,吃到肚子里却不消化,疼了自己许久;而一个难以下咽的东西,吃了之却觉得肚子很舒服。我们常说良药苦口。可是到底为啥人的两个器官,一个口,一个胃,做起事情来这么不协调统一?它们应该是一致的才对啊!毕竟人类进化了这么久……所以当时我想起这个问题,觉得十分奇怪。

当时我给的解释是,原来它们应该是一致的,但后来不一致了,这跟现代人的饮食习惯和烹饪手法有关。可是这只是出于我的直觉,还谈不上很有道理。今天看到一则资料,我觉得比较能给出言之成理的解释了。

资料说:喜欢甜味的习性曾经对人类有益,因为它使人在健康食品和非健康食品之间选择前者。例如,成熟的水果是甜的,不成熟的水果则不甜,喜欢甜味的习性促使人类选择成熟的水果。但是,现在的食糖是经过精制的,因此,喜欢甜味不再是一种对人类有益的习性,因为精制食糖不是健康食品。

看完材料,你思考到什么?按常理,趋吉避害是生物的本性,所以往往进化的最后结果是,人的器官对某种有害物质的反应是一致的。材料证实了在原始状态下,这种情况是对的。也就是说,对我们的祖先来说,甜的东西不但吃起来好吃,而且对胃也有好处。进而推知,我们的其他味觉,也是类似的。

但是后来,后来人类进化到了文明阶段。人类不再以自然的产物为满足。而有些人,为了满足自己舌头的欲望,便发明了一些东西,其中代表性的就是油、醋、酱等调味品。这些原来是生物的一种成分,如今,从生物中剥离出来,单独为人类服务。使用它们的目的就是煮一道香甜可口的饭菜。咱们中国人讲究色香味俱全。但是,我们讲究过吃下去能消化吗?对人体是不是好处最大?基本没有。可见以满足物质欲望为代表的文明进化,虽然使得很多东西越来越进化了,但其实是害身之物。

继续讨论,在原始条件下,如果好吃的东西开始变成有害的了,按照自然选择,会自动淘汰那些不适者,那剩下来的基因也能保证适应新的环境了。但是,人类不适用自然选择。基因再差的人,他也会通过医疗或其他手段继续生存下去,这样,他就能把他的不利基因继续传播下去。事实上,因为人类对自然的影响力之巨大,自然选择对基因的改变法则对人类并不适用。所以人类活到现在,还是有着很多祖先的原始基因的。这些是原先我们的祖先适应当时的自然的优秀的基因,但未必是适应现代环境的优秀基因。甚至有人认为人类还有着很多祖先的原始记忆,这就是所谓“集体无意识”。

这就是一个有着原始基因的人,而置身于日新月异的不断被人类改造的社会环境之中。社会环境意即被改造过的环境,他才是文明人的第一层环境。而原先的自然环境,许多人只能在少数时候才能接触到。而且接触到的时候,我们还带着现代化的工具。比如我们用播种机在播种,又或者我们用牛在犁田。甚至我们看到一排排整齐划分的农田时,也应该想到,这并不是自然而然的,而是有着人类活动的痕迹了。如果是一个细心的学者就可以据此类原则考证出某个地方有没有出现过所谓的文明。

换句话说,简单的农田已经是对自然环境的否定了。那很整齐的农田更是对自然的否定了。那修有水渠的整齐的农田更是否定了。那用牛的农田更是否定了。那使用铁制农具的农田更是了。那已经实现农业机械化的农田更是了。人类在一个个的否定之中不断进步,生产力更加发达,生产出更多的产品,然而,却和自然越来越远……

纪伯伦说过:我们已经走得太远……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出发。然而,最适合我们人类这个身体的,还是那原始的自然环境。因为社会进化,而人类的身体却难以进化。原因我们已经分析了,是因为活着的人把基因延续了下去。正是因为还是那最初的环境,最有利于人类的身心健康,所以古代有许多人要到深山老林里去修炼,这样方能长寿。远离所谓的现代文明,我们才真正认识到自己原来要什么。而现代的文明又和我们的初衷差多少呢?我们的初衷只是活得更好一些。以前生产力落后,我们很多人饿着,所以我们要大力发展生产力。有很多人生病,所以我们要大力发展医疗事业。到后来我们就这样一步步,走向了自然的反面。

“良药苦口”这句话,由来已久。《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夫良药苦于口,而智者劝而饮之,知其入而已己疾也。”《孔子家语·六本》:“良药苦于口而利于病,忠言逆于耳而利于行。”可见起码在春秋战国时代,人们已经深刻意识到了这个原理。这也说明在几千年前甚至更早,我们的文明就已经进化到了自然的反面。那个时候的人吃起那个时候的饭菜,再吃吃药,就已经知道了胃和口相分离的这一现象。而发展到今天,无疑是愈演愈烈。我们是否应该想想,许多年前黄昏下的我们的祖先,还有这几千年的文明的进化?伴随着那些我们骄傲的成果,其实,有多少东西是值得我们反思的啊。

(这篇文章完全超出原先的论题,实在是小中见大。可见文明也是一把刀子,很多人用这把刀子,伤了自然,也伤了我们自己。)

来源于:论对胃不对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