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写过一篇文章是关于农村农民工城市化的文章。

做为疫区的农村人口,没事也要帮家里干干农活,劈劈柴,翻下田地。

农村出来的,对于农村有着特有的情节,村里的人的淳朴与善良这是我在外生活,很少碰见的,那种善良是刻在骨子里面的。

农村的农业生产力

真实的农村绝对不会像李子柒的小视频那么的古色古风那么唯美,这里我得批评下那些拍古装剧的人,特刻意的营造出了古代的各种华丽之风,助长了国民的崇古的风气,以至于各种借古的苗头出来了。

记得一个网友评价,古代的一个科技文明说了一句话:开始我也不相信,直到我知道古代连两个轮子的自行车都做不出来,我就彻底失望了。

在这里我想说的那些迷信古代崇拜古代的人但凡去农村的田地里面干下农活,大多也就知道了古代的生产能力了。

大多数的农村生产已经是人力加畜力,唯一的机械装备也就是抽水的抽水机,当然在2000年之前我小时候见得最多的抽水装置依旧是龙骨水车,这个2000年前始于东汉的发明,后经过三国时期的马钧改良了一下,也就一直沿用至今。

农业生产领域,一直所崇拜的龙王无非就图一个风调雨顺旱涝保收,所以现在农业政策里面有一条就是兴修水而今只要不是大旱天枯,水的问题也就解决了。而至于其他的东西,你会发现除却刀耕火种,开田垦荒之后,农村的作业方式,也就从为改变,一年一年的等了5月,望着8月(这个月份以农历计算),一年基本也就到头了,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古代独江浙富,天下穷的原因,江浙除了本身的产粮之外还有种桑养蚕这一个赚钱的一个行业。

什么才是农民的时代?

中国历史但凡改朝换代都有一种说法,那就是王朝末年土地兼并严重,导致大量的农民没有土地流离失所,形成了流民:比如像西汉末年的绿林赤眉、西晋的李特起义、唐朝的黄巢起义、北宋的王小波起义、明朝的李自成张献忠起义等等。但是他们的起义你发现都失败了,至于起义的导火索无非就是:天灾导致饥荒,不得不出门乞讨,突然有一个类似陈胜吴广那样胆子大的人,总是要死的如其坐着饿死,还不如做贼寇而死。只是他们的代价有点大,多给其他的秩序的建立者做了炮灰。
中国的古代的农民起义大多是失败的,在懒得去说明白的时候,我们总是喜欢套一句话:农民阶级的局限性,是的主流都研究成功学,失败谁去研究。在上世纪20年代一代伟人研究湖南农村他成功了。从而奠定了农民今天的政治地位。

农村农民至今是中国的最为重要的群体,所以每年的的国务院的一号文件就是关于农村农业的文件。

50年代:阶级成分最好的份子是革命的先头部队。

60年代:知识分子农村上山下乡,广阔农村大有作为。

70年代:小岗村的包产到户,解放了农村生产力(这个解放农村的生产力不是在生产工具的改进上,而是在人性上解放了农村生产力,提高了农民生产的积极性。)

在上面讲到的古代王朝末年土地兼并严重,以后几千年土地政策都在国家-地主-农民,三者之间轮回。直到1978年的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解放了农村生产力,提高了农民生产的积极性,从而开了农民新时代的序幕。

向城市进军的运动!

80年代至今,农村上演了一场:向城市进军的运动!

这是一种温和运动,这是一场不次于马丁路德金向华盛顿进军的运动。

正如农村农业生产三要素:人、土地、生产工具!

人:农民阶的 局限性。

土地:小农经济分散的土地。

生产工具:锄头、铁锹、牛、当然近年来外地的农业机械也有。

而这一切不过42年的时,农村从吃的问题更层次的小康生活水平

而80年代后期的开始的农村向城市进军的运动,也打开了农村劳动力外流的闸口,农村们不仅仅是带来了农村劳动力的流逝,他们流走的也农民最聪明的人农村最有最有能力的人,城市对于下面的自然村的虹吸就类比于美国对于全球移民的吸引一样,也是对于最顶级人力资源的掐尖子。

他们走出了农村,成为了建设城市的工人,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你都能看见他们的身影。而对于我们这一辈的人来说,见证了农村的人丁兴旺,也见证了农村的衰老;而这一切,最好的体现就在元宵节,玩灯的时候,每逢玩灯舞狮子,无论是老一辈还是我们这一辈,都有着同样的声音,现在除却烟花爆竹多了,还是我们小时候热闹。
爆竹声声一岁除,除却的不仅仅是旧年换新年,更多的是对于乡村衰老的无奈。网络上有一个段子:一个台商在80年代在深圳看见一个保安用鞭子抽一个员工的屁股,台商好奇问工作人员,原来那个农村来的工人的生产量没有完成进行的体罚。台商听了,暗暗吃惊,有这么听话的工人,然后大举在内地投资建厂。在资本、技术、工厂的带领下,外出务工的人员就像候鸟一样,迁徙,而农村的平均年龄在55岁左右。甚至出现了空巢老年的村子,留守儿童的村子一个又一个出现。这些社会问题井喷式的爆发,反应出来是大量农民向城市进军,这就是时代,属农民的时代!
如果归根结底就是农民解放生产力解放晚了,被一亩三分地的薄禁锢得太久了导致农民们在大时代上车上晚了。
在时代的洪流中,农村到城市的路是曲折,9亿农民总会出那么三龙七凤激励着广大的农民兄弟,老一辈革命家都在自称:我是农民的儿子。**但是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农民是一个职业而不是一个身份。

来源于:土地、生产力与农民的时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