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我做了个小调查:假如你中奖30万,让你必须买一辆新能源车,你会选择什么品牌呢?

最终有3000多位网友参加投票,在小破站上,排名前三名的是特斯拉、比亚迪和蔚来,48%选择了特斯拉,20.7%选择了比亚迪,17.8%选择了蔚来。

微博上,排名前三名的是特斯拉、蔚来和理想,48.3%选择了特斯拉,20.8%选择了蔚来,13.6%选择了理想。

看到这个结果你有什么想法?是否符合特斯拉“真香”定律呢?虽然你不一定熟悉理想汽车,但我之前讲过美团的王兴你知道吧?

其实王兴不只是做美团的,他还有一个神秘网站,第一个字是“饭”,同义词是“吃了么”,知道廉颇的同学可以弹幕科普一下。

在这个神秘的“吃了么”网站上,王兴已经为理想汽车狠吹过无数波了,吹得我看着都脸红心跳不太好意思了,比如他说:

“那些认为李想的理想是操盘一个千亿美元的理想汽车的朋友们,你们还是低估了一个数量级。”
“Those of you who think that Li’s dream is to run ONE for hundreds of billions of dollars have underestimated by an order of magnitude.”

“理想ONE不但副驾完胜特斯拉,后排体验也明显高一个档次。我有个好朋友原本是特斯拉死忠,骄傲的Model 3车主,放下成见去试过理想等国产造车新势力后主动承认,特斯拉只剩一个好处:傻快傻快。”

虽然现在王兴把理想汽车吹上了天,但其实前两年的理想汽车无限接近破产倒闭。今年上市的理想,可以说小宇宙爆发了。当然爆发的不只是理想汽车,还有李想本想。

有人说理想汽车的起死回生,是因为有各种大佬男人们在李想身后顶着,包括了之前说在“吃了么”网站上为理想使劲摇旗呐喊的兴酱,还有字节跳动的鸣鸣子。

但其实这些顶级大佬都是聪明人,不会随随便便在李想身后顶他的,投资理想汽车也绝不是因为和李想是兄弟,那这些大佬到底看上了理想汽车什么呢?

虽然今天我不能肯定的告诉你理想汽车能否干过特斯拉,但我可以帮你分析下理想汽车的特别之处,结论你来自己判断。

高瓴资本的张磊在其新书《价值》里写到:投资一般可从行业、公司、管理层这三个层面来分析。

那今天我就从行业、公司和管理层这三个方面来谈谈:李想的理想汽车,到底有啥特别?


我先给不熟悉理想汽车的同学用2分钟梳理下“丹尼关键时间轴”。


理想汽车的前身叫“车和家”,于2015年4月成立,同年李想还和李斌、你兄弟刘强东哥、腾讯、高瓴资本合伙成立了蔚来汽车NextEV,挺有趣的一件事,你甚至可以在蔚来上市招股书里找到李想的联络方式,这就像你在阿里巴巴的招股书里找到了马化腾的联络方式一样。

我们先从这个时间点往后看,“车和家”在2017年4月开始在开曼群岛搭海外架构准备海外上市,这个如果你们感兴趣等我讲VIE架构时再详细聊,后来在2019年4月改名叫“理想智造”,再后来2020年7月改名为“理想汽车”,并顺利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了继蔚来汽车之后第二家赴美上市的造车新势力。虽然目前李想早已排除在蔚来前10大股东之外了,但不得不说,李想和目前唯二两家赴美上市的造车新势力蔚来和理想汽车都有紧密关系(最近小鹏+1),那他确实牛比。

至于2015年4月之前的“丹尼关键时间轴”,我先留个悬念,等我讲第三部分“管理层”时再详细聊。

01 行业

先说第一点:行业。

要讲理想汽车,不得不提的就是“增程式”这个概念,虽然李想本想都不想提“增程式”了,原因就是用户教育成本太高,无论你怎么说自己“增程式”,用户都认为是“插电混动”,所以干脆本想也就不说了。这就像我天天给你们洗脑说小丹尼是知识区颜值最高的up主,但没人搭理我,干脆本尼也不说了。

虽然李想自己都不想提“增程式”这个概念了,但我作为知识盲区颜值最高的up主,还是要带大家搞懂其中区别的,我做了这张“丹尼理想ONE是啥图


我们幼儿园大班时就学过汽车分为燃油车ICEV和新能源车NEV,新能源车又主要分为五大类,分别为BEV纯电动车、HEV混动车、PHEV插电混动车、EREV增程式车、FCEV燃料电池车。

虽然新能源车主要分为五大类,但其实“纯电动车”目前仍然是新能源车中的大哥大,比如2019年在中国新能源车中占到81.3%。

Although NEV has five categories, in fact, “BEV” is still the big brother of new energy vehicles, for example, it accounted for 81.3% of China’s new energy vehicles in 2019.

那“纯电动车”能在中国销量占比这么高,当然和我之前在DannyData讲过的特斯拉、蔚来、比亚迪等公司的努力密不可分,感兴趣可以去翻。

理想ONE实际属于EREV增程式车,但因为用户难以理解,所以理想汽车就干脆放弃抵抗了,干脆说自己是“插电混动车”就完事儿了,但看我视频的同学要清楚他们的区别,如果你还是没搞懂其中技术细节区别,可以截屏这张图,私下里再好好琢磨琢磨。


一说起新能源车,肯定又会有燃油车老司机们说电动车的各种问题,比如保值率低、没有机械感、汽油内味儿等等,其实在我看来都不是本质问题,保值率低靠技术发展、国家和企业补贴、商业模式创新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蔚来宁德时代的BaaS创新,如果你们感兴趣,点赞破万我就单出一集视频详细跟大家聊聊。

没有机械感汽油内味儿属于个人喜好问题,比如有的人就是喜欢骑马的感觉,哪怕“爱上一匹野马,可他的头上都是草原”,但喜欢骑马也抵挡不住汽车逐步替代它作为大众的交通工具,正如新能源车会逐步替代燃油车一样,这个在行业内可以说是共识了。

举个新能源车发展最迅速的国家例子,今年9月份,挪威汽车登记数,新能源车已经占到可怕的81.6%,其中纯电动车占61.5%,跟我们之前“丹尼理想ONE是啥图”里的纯电动车在新能源车占比类似。

目前电动车对用户来说最根本的问题,并不是车设计的有多炫酷,根本问题还是要解决里程焦虑,再细分就是两点:

第一点:续航要长;

第二点:补能要方便。

第一点要靠我上集讲的宁德时代等产业链企业共同去推进,作为一家车企除非你像特斯拉比亚迪一样自己去搞电池,否则只能等整体电池产业的进步。

既然第一点要被动去等,那一家车企可以主动去做的,重点就在于第二点:补能要方便,无论你用充电、换电还是增程都可以。

正如李想在朋友圈所说:

“感觉大部分同行都会严重低估了特斯拉自建超级充电站,蔚来自建换电站和充电体系对于销量的促进。”
“I feel that most of my peers will seriously underestimate the promotion of sales produced by Tesla’s self-built supercharging station and NIO’s self-built exchange power station and charging system

所以在这里我做一个简单粗暴的预测啊:只想靠社会充电桩来解决用户充电问题、自己不涉足充电体系建设的纯电动车企,未来很可能会失败,过两年大家可以看我是预言帝还是打脸永动机。

小鹏也自建超充站、蔚来的换电站,类似往各地铺满共享充电宝机器等等,都是走了一条短期超重资产、长期保命的道路,虽说叫“造车”,但电动车企想要活下来绝不仅仅是“造车”这么简单,而是一项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造工厂、造充电基础设施、造后服务系统等等,都是不可或缺的环节。

充电体系建设虽然是极其重资产,但只要是能为用户创造价值的就值得做,而且也是竞争壁垒,就像高瓴资本当年投资京东一样,你刘强东哥兄弟玩的也是物流重资产,其他投资机构都不看好,但时间证明了确实创造了价值,这个等我以后讲京东时再详细聊,点赞破万我就抓紧爆肝。

而理想汽车呢,虽然自己没有建立充电体系,但理想汽车的“增程式”也是选择了一条同样艰难的道路去解决里程焦虑问题,也就是我之前所讲的“增程式”。

为什么我说同样艰难呢?

因为在中国市场,之前还没有一家做的特别成功的增程式汽车企业,甚至连成功的车型都没有,所以相关的配套和技术并不成熟,理想汽车只能去借鉴研究主要在海外市场的日产 Note e-POWER、别克 Velite 5、宝马i3等车型的增程技术,见过这些车型的同学请扣1,没见过的请扣2。我相信绝大多数弹幕都是2,那理想ONE的“增程式”技术是否可靠,自然还需要时间去检验,连纯电动车技术目前还被老司机们各种吐槽呢,更别提理想ONE的“增程式”了。

02 公司

我们先来拿理想、蔚来、小鹏、特斯拉的交付量数据来个横向对比。

我们先看造车新势力“三兄弟”理想、蔚来、小鹏2020年交付量对比图。


为什么要拿这“三兄弟”来对比呢?当然不只是因为李想李斌何小鹏这仨人勾肩搭背的合影,还有兴酱所说的“3+3+3+3”格局,3家造车新势力指的就是理想+蔚来+小鹏。

这三张图都是官方放出来的,乍一看去,柱状图都是很完美的增长趋势,但是要注意了,这是设计图表背后的小心机,柱状图一眼看上去最明显,代表的是累计交付数据,说白了就是哪怕你每月销量不增长,甚至有些小下滑,这个柱状图仍然是一眼看上去很完美的增长趋势,所以不要被忽悠了。

当然如果你想用更客观又直观的方式去分析数据,可以使用我们的DannyData网站或小程序,比如你可以按照统一标准去看季度、半年度和年度的数据,还能让他们中路对狙横向比较,类似商业分析类的DxOMark,让你分析公司时不再只听老板忽悠,还是要拿出来走两步。

如果你想防止被图表忽悠或者你想忽悠别人,除了用我们DannyData工具,还推荐你可以看一本麦肯锡的《用图表说话》,当然我不推荐你忽悠别人的啊,就像女生学习防狼术不是用来当《我的野蛮女友》的。

真正懂行的看这张图表,虽然都是完美的柱状图增长趋势,但要特别重点对比两点:

1、纵坐标单位;

2、折线图趋势。


从纵坐标轴的单位来看,蔚来就比理想和小鹏的单位大一些,实际2020年前9个月累计交付数也是如此,蔚来交付26375辆,理想交付18160辆,蔚来比理想多交付8215辆;而小鹏交付14077辆,理想又比小鹏多交付4083辆。


理想和小鹏这个累计交付量,相比蔚来差距很大吗?并不大,我们从第二点折线图“单月交付量”就可以看出,9月份理想和小鹏交付量都是3500辆左右,而且这个增长势头很猛,所以差距也就是一两月交付量的事儿。

理想、蔚来、小鹏“三兄弟”的2020年前三季度交付量加起来,总共有58612辆 ,确实感觉很厉害了,那“三兄弟”能干的过电动车“老大哥”特斯拉的交付量吗?

答案是:不能,而且理想、蔚来、小鹏“三兄弟”三个季度的交付量,甚至还不到特斯拉第三季度的一半,注意我的措辞:“三个季度”和“第三季度”,特斯拉在2020年第三季度交付13.93万辆,知道这个数字有多恐怖了吧,换句话说,虽然“三兄弟”经常拿来和特斯拉来对比,但从交付量来看差距还是很大。

但你也可以从好的方面来理解,说明“三兄弟”可触达的市场空间还很大,好戏才刚刚开始,尤其是看最近几个月,“三兄弟”的单月交付增长势头都很猛,欢迎和我一起关注这个增长势头能否继续延续。

当然,我们不能只拿目前的整体交付量来说事儿,毕竟这些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了,换句话说就是“用后视镜开车”。

虽然“三兄弟”目前交付量比特斯拉差不少,但他们可以让特斯拉在中国足够紧张了,原因是特斯拉在自己的美国大本营起势的时候,基本上没有能打的对手。

但是特斯拉在中国就不一样了,光是“三兄弟”就很能打,包括了两点:

1)“三兄弟”的产品和服务专打特斯拉的缺点。

比如蔚来打特斯拉做工糙、内饰不够豪华和服务不行等等,当然蔚来打特斯拉这些缺点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比如之前一直被人诟病的花钱太猛,刚刚在2020年毛利率转正8.4%,之前一直是赔钱卖车。

蔚来被人诟病不如特斯拉的点,理想又拿起了接力棒,在成本控制这方面理想更接近特斯拉,比如理想汽车在2020年Q1、Q2的毛利率分别为 8.02%和 13.30%。与此同时,理想ONE还打了同价位特斯拉毛豆三空间不行、选配贵等等,而且同样空间水平的价格又比Model X和蔚来的ES 8便宜。

而小鹏虽然老被人说名不好听,但它也有能打特斯拉的点,比如P7打特斯拉毛豆三同价位配置更豪华、自动泊车更好用等等。


2)“三兄弟”本地应用优化和迭代快。

前段时间看韩路在微博上吐槽他的毛豆三,别的我不评价,但他说的特斯拉光开发那些不好玩的游戏,本地化应用,比如地图、QQ音乐优化不够的问题,我表示非常赞同。

当然除了“三兄弟”,特斯拉还要面对比亚迪、荣威、广汽、威马等一系列国产电动车的围剿,说白了就是特斯拉在中国的成长是面对群狼围攻的。

尽管现在特斯拉在中国不愁卖,销量确实很好,但主要原因也在于两点:

1)特斯拉和马斯克积累十多年的品牌效应,伴随着国产特斯拉在中国市场一下子释放了;

2)不断下探的价格区间,顺便锻炼一下老韭菜们的心理素质,电动Emma你的小心肝还好吗?

所以要我说,尽管特斯拉现在在中国卖的很好,但其实隐忧不少。而且美国公司在中国做生意容易出现问题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很多共性是相通的,比如我最近在看小米的官方传记《一往无前》时,提到了当时小米的创业团队很多是从微软谷歌这些美国巨型科技公司招募进来的,很多细节展示出他们对美国公司在中国的不适应:

比如在微软期间做了4年Windows Phone,他早就发现很多设计不符合中国人的需求,但是很多想法在微软无法实现。

如果要向微软总部建议做一个你认为很有前途的新产品,你必须得先证明,这是一个可以创收10亿美元的业务。但是如果你不去做,谁也无法证明这个业务的价值。

总是有新奇想法的长发女生,希望在谷歌大干一场,但是谷歌的工作节奏却让她颇不适应,产品的开发需要和总部同事不断约时间,当好不容易做好产品定义,把产品原型交给设计师时,有开始了新一轮的约等和讨论。

类似这种的矛盾,据我跟周围在美国大公司工作的朋友聊天,他们很多都有类似感受,当然这也阻碍了很多美国企业在中国的新产品创新。

未来的竞争赛场也是模糊的,大家并不是在瓜分一块不变的蛋糕,而是把车的领域疆界不断扩大,制作更大的蛋糕,也就是之前所说的“新产品”,比如最大的变数在于自动驾驶,也是理想汽车这类新势力重点去布局发展的,比如理想汽车在今年9月22日宣布与美国芯片制造商英伟达、中国自动驾驶供应商德赛西威合作,预计于2022年推出搭载全新Orin芯片的全尺寸SUV,有望实现L4级自动驾驶,这个等我以后讲英伟达时再详细聊,我知道你们感兴趣。

关于目前各公司的车型辅助驾驶感知系统的对比,感兴趣的同学可以截这张图,我就不再给大家念经了。

03 管理层
最后说第三点:管理层。

要说理想汽车的管理层,招股书里可以看出最重要的”六人行”:李想、沈亚楠、李铁、马东晖、美团大佬兴酱,赵宏强。

李想的所有权占25.1%,投票权占70.3%,把控制公司那是抓的稳稳的。而兴酱个人及美团所有权占23.5%,其中兴酱个人持有 8.9%,美团持有 14.5%,整体投票权仅占9.3%,可以说是重要战略投资人,类似腾讯之于蔚来汽车的关系,感兴趣可以去翻DannyData第5集。

如果英文不好的同学,我专门找了这张给你截图玩,不用客气。


另外理想汽车背后的融资历程我也不多复述了,感兴趣的的截这张图。


我想重点讲讲和理想汽车同名的CEO李想。虽然我们看到过不少李想在社交媒体上彪悍的一面。其实李想也不是今年才彪悍的,他早在2015年就已经在社交网站上口吐芬芳了。

李想为何如此彪悍呢?那我们正好把之前挖的理想”丹尼关键时间轴”前半段给填上。

我们幼儿园大班时就知道李想在1998年上高中时就做网站,没读大学就开始做泡泡网。之前看有同学说“李想高中学历:怎么怎么地,但其实人家后来在2019年和胡彦斌一起上了马云的湖畔大学,我就不讲湖畔大学有多牛比了。

在泡泡网之后,李想在2005年做了汽车之家网站,2013年在纽交所上市,可以说当时李想就已经财务自由了,汽车之家后来被平安接管,这个等我以后讲汽车之家时再详细聊。2015年6月李想卸任汽车之家总裁,后来理想汽车的故事你们也都知道了,也就是我时间轴的后半段。

但与此同时,我也建议大家也去看看他的其他比较严肃访谈演讲视频。虽然我不认识李想本想,但他周围人我倒是认识不少,几乎所有人对他的评价一致是聪明又犀利,当然我这里说的犀利不是”犀利哥“那种帅气的犀利,而是对用户需求极其敏感、学习能力强的犀利,这可能也是互联网出身的人造车的气质吧——错确实不少犯,但修正速度也很快。

比如你现在还能在网上翻到2015年李想文章里是要做SEV的,SEV你可以简单理解为老年代步车,或者有些同学把它亲切称为“老头乐”,但后来大家也都知道失败了,这要换成一般企业,很可能还来不及调整战略方向,团队已经凉凉了,比如拜腾。当然理想汽车能翻盘,也非常要感谢玩越野途中兼职做投资的经纬中国张颖。

除了李想,纵观理想汽车的管理层团队履历,尤其是较早期的,咱们u1s1,其实在行业内都算不上是顶尖人才,不过我倒不觉得这有什么大问题,包括前段时间我和电动Emma找李自然直播聊天,我们也谈到了早期创业团队不一定招募行业内最牛比的那部分人,而要去招那先本身中等人才但成长性特别好的,这一点和之前李想在演讲时提到的观点不谋而合,我简单概括下原因有两点:

1)最顶尖人才无论是薪资待遇、资源要求等等,不一定是创业团队可以匹配的;

2)最顶尖人才在老东家的思维可能会比较固化,尤其是在成熟的大公司,切片的模块化做的越成熟,反而从0到1的实操性比较差,而且难以灵活应对新技术的变革,就像新势力造车公司在生产制造这块,需要有过自己带团队从0到1建厂到量产经验的人,而不需要传统车企只坐在办公室指点江山的高管,拜腾就是一个很好的反例,这个等我讲拜腾时再详细聊,想催更的同学请弹幕打“快给爷做”。

既然聊到了创业团队,那我再多说两句。

其实我们幼儿园大班时都学过巴菲特在1993年致股东信中提出的“护城河理论”,那你认为“护城河理论”在现在这个时代还仍然有效吗?

我的答案是:“护城河理论”和一个行业的“数字化程度”成反比。我在DannyData阿里视频里讲过“都给爷数字化”,可以通过这个“丹尼数字护城河跷跷板”来解释我的观点。你可以简单理解为在越传统的行业,比如可口可乐、巧克力、吉列剃须刀、燃油车等等,护城河理论还是成立的,比如品牌效应。

但是在“数字化程度”越高的行业,“护城河理论”的效果越来越不明显,比如在手机、云服务、电动车等等,有越来越多的新品牌诞生的机会,其实也是我们中国品牌走向世界的机会。


04 我的价值观

今天我从行业、公司和管理层三个层面分析了理想汽车靠什么和特斯拉过招,接下来又到了我最想和你们说的:我的价值观。

我在上集DannyData宁德时代的视频里提到过《定位》的作者之一,杰克特劳特(Jack Trout)曾调查过“Made in China”对于品牌意味着什么,调查的结果是“Made in China”就是质量差、廉价的代名词。

咱们有一说一,我之前在英国留学时,身边的老外确实都有这种刻板印象。

坦白说,真实生活在中国的人,一定能感受到这种情况已经有很大改善,比如今天我在视频里提到的造车新势力“三兄弟”,已经在新能源车这方面做出高质量的产品了,也希望大家能亲自开一开,用兴酱的话来说就是“2020年还买燃油车简直就跟2011年还买诺基亚一样。”

整体质量的提升,也是近几年各种“国潮风”逐渐兴起的原因,靠的不能只是PPT忽悠和“生态化反”,而是要靠真正量产出来的产品受用户口碑和时间检验,背后是“硬科技”的支持。

今天我并不想评价太多理想ONE这款车型到底怎么样,虽然我长测过理想ONE整体感觉不错,但我不想像有些车评媒体去尬吹它,因为毕竟这款车型还很早期,还需要时间的检验,未来还要看理想汽车2022年推出的新全尺寸SUV和中小型SUV,欢迎大家和我一起关注理想汽车的科技水平到底够不够硬,至少是不是像李想本想一样硬,我指的是他说话。

我相信大家对“硬科技”的重要性已经足够重视了,之后我还会出一集视频讲讲我去过最偏远的孤岛,如果没有科技发展会被入侵者暴打成什么惨样,感兴趣可以关注下。

其实我今天最想说的是,除了“硬科技”的对外输出,我们也需要同时多关注“软文化”的对外输出,而“软文化”的发展不能只靠“软中华”和乙醇兴邦的茅台,应该更多元化的发展,比如在影视方面,虽然我们票房经常创新高,但真正的国际影响力又有多少呢?我们不说对比好莱坞了,连印度的宝莱坞、日本、韩国都差距很大。

“软文化”的输出难道只体现在票房上吗?当然不是,其实更重要的是在国际舆论话语权的影响。举个栗子,世界上很多人受美国好莱坞电影的影响,认为美国大兵就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化身,但其实我们在幼儿园大班时就学过,美国大兵除了在二战末期出手,其他绝大部分时间美国大兵并不是维护世界和平的榜样,反而是制造世界混乱的先锋队,但好莱坞文化输出总能把他们塑造成维护世界和平的榜样,让人感觉只要有难,美国队长就会出现保卫家园。

其实美国对字节跳动的Tik Tok之争,你不能只把它当成是对一个软件之争,更是“软文化”输出平台的话筒之争,如果没有Tik Tok,美国可以在世界被广泛使用的油管、Facebook、Snapchat上随意影响摆布舆论导向,哪怕我们的外交部男神耿爽已经够硬了,但世界范围的社交平台舆论影响威力更大,这个等我以后讲字节跳动时再详细聊。

张磊在他的新书《价值》里写到:

“每次危机出现,都为我们提供了一次难得的压力测试和投资复盘的机会,而最终是价值观决定了你将如何应对和自处。”

In his new book Value, Zhang Lei writes: “every time a crisis occurs, it provides us with a rare opportunity for stress testing and investment review, and in the end, it is value that determines how you will deal with.”

在我看来,价值观也是一种“软文化”的输出方式吧。

如果站在“软文化”输出的角度来看,“华人之光”李安、《三体》作家刘慈欣等等,都为世界展示了我们“软文化”实力。所谓能输出国外、影响世界的东西,多是有某种“世界性”的。比如李子柒的东西,虽然很古典很东方,但她那种回归自然、过自己想要的、纯粹的生活之态度,却能跨越文化引起大家的共鸣,她所表达的东西,有某种”世界性“,类似梭罗的《瓦尔登湖》。

现在很多人都把世界分成“us” and “other”, 东方和西方,中国和美国….. 但其实真正持久伟大的东西,往往都能跨文化帮助到别人、感染打动到别人。我们的文化上下5000年,我们的人民勤劳上进,无论硬科技还是软文化,都一定能、也一定要找到一种不只适合我们自己这片土地,而且具有世界性的表达方式。

渺小的人,只想自己;伟大的人,胸怀天下。一个人是这样,一个产品、一部作品、一家公司更是如此。

寓深雄于静穆,藏锋芒于深思。

我是小丹尼,谈车说科技。

来源:重构汽车智能的「新赛道」上,中国汽车企业如何与特斯拉正面对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