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老板和苏老爹在湖景别墅附近愉快交谈的时候,镇长也在沿着韩老板和苏老爹走过的路在边走边聊,而苏律师却对唐龙产生了兴趣,看着他带着几位农业机械的驾驶员兢兢业业的检查着农机,就凑上前去问唐龙:唐龙兄弟,这个机器是做什么用的呀?

唐龙:这是水肥一体机,既可以在庄稼地里浇水,也可以用来追肥,还可以同时进行,再过几天冬小麦就要返青了,要浇返青水还要追肥、打药除草,得忙上几天,提前把机械检修好,省得用时抓瞎误了时节。

苏律师:那要把这些活都干完得几天呀?

唐龙:三四天吧,忙完这几天就轻闲了,伺候庄稼就是这样,要是没有这些农机,忙起来累死,闲起来闲死。

苏律师:那这些签了合同的工人,农闲时干些啥呢?总不能农闲时就放假吧?

唐龙:那没有办法,如果确实没有活儿干就让工人闲着也不能辞退,到了农忙时招不来临时短工都抓瞎,要是没有长期固定的工人不就更抓瞎了吗。跟过去地主一样不仅要雇长工,农忙时也要雇短工,农忙时雇短工就得靠抢人,用提高工钱抢人。

苏律师:唐龙兄弟,你完全有条件不种庄稼,到城里找个工作或做点生意都不是难事,为什么非要这么辛苦呢?

唐龙:我中学都没读完,没有文化进城不是找罪受,我又不愿意粘我哥哥的光,再说还有老妈要伺候,跟土地打交道比跟人打交道容易,土地是你蒙它它也蒙你,你力气下到了,它就给你多打粮食,去年亩产平均才四百六七十斤,今年你再看,至少亩产多二百斤以上。

苏律师:那农闲时你都干些啥打发时间呀?

唐龙:要想找事干是干不完的活儿,过去种百十亩地,留几亩地种点菜,再种点西瓜啥的,平时就有的干了,还可以卖点钱贴补家用,现在农场事多、活儿也多闲不住。

苏律师:那你不愿跟人打交道现在怎么能领导这么多工人,伺候这么一大片庄稼呀?

唐龙:我能领导谁呀,顶多我就算是个把头,我干他们就得跟着干,不跟着干就对张总的手下说一声,他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不管,这是我和张总谈好的。

跟唐龙的这一番谈话,让苏律师不仅进一步的了解了唐龙这个朴实的庄稼汉子,也一进步了解了农民的日常生产和生活,让他对农民仅依靠土地来脱贫或制富是不可能实现的观点又加深了,也许让农民从土地上解脱出来,找到新的就业渠道才是脱贫制富的正确出路,把一家一户的农业生产发展成农场式的农业生产才是农业的正确道路。

想到这里苏律师又想到了韩老板来丰镇搞观光农场的初衷,开始也仅仅是给朋友帮个忙,遇见了一心要搞农业项目的张总,就改变了初衷,在张总的理想主义影响下,在生意场上养成的习惯这个惯性的带动下,又产生当了新的想法,发现了新的商机,使原本平常的事情有可能变成一个功德无量的新产业。

来源于:执业律师(三百九十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