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理解这种文章的存在,但是理解并不代表可以不批判。

古希腊伪史论的存在,无外乎两种原因。一是屁股决定脑袋,纯粹的个人偏见作祟;二是知识储备不够,片面的对古希腊历史产生的一种误解。相比之下,前者叫不醒,后者可以沟通。

曾经的我,对古希腊罗马的历史也充满了怀疑,包括到现在也是。但怀疑它,不代表自己可以胡乱的以主观情绪去无根据的质疑。曾经我也是被网上黄谦大仙恶心得不行的人,这些人如同何新一样,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论点,各种论证中国人的落后,中国历史的虚假。包括到现在的冷兵器吧,各种双标抹黑中国古代军事,进而污蔑中国历史。于是为了让自己知道历史上中国和古希腊罗马到底孰优孰劣,十几年下来,我家里也算堆了百来本中西方古代科技史、军事史等各类书籍了。最终,看史料越多,我越是为我是中国人而感到自豪,却也对古希腊罗马的文明越来越充满了兴趣。

文明就是这样,不同的文明,都有着各自独特的魅力,他们的人民,有不同的思维方式,他们的艺术,科技,文学,都有着不同的成就。如果我们要片面的以民族主义情绪去看待外国文明的历史,狭隘的戴着有色眼镜去贬低、扭曲它们,并且以拒绝去正确的接触、了解其文明,那得错过多少文明的故事呢?那得是一件多么可惜的事情啊。

这世界是五彩斑斓的,如果我们戴上了有色眼镜,那它就变得单调了。

再说到文中说的古希腊航海技术的问题,有如下几点。

一、古代航海技术确实落后,但也没文中说的那么烂。古希腊是一个文明概念,其文明的时间跨度很长,航海技术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客观来说,古希腊的航海确实依赖海岸线,原因有多种,一是导航技术的落后,需要海岸线来定位;二是人类早期的造船工艺还不够先进,船只难以持续航行,需要定期上岸;三是船只动力仅帆桨等,要实现跨海航行,很依赖天气;四是地中海文明圈本就是沿着海岸线分布的,沿海岸线航行一是贸易需要,二是沿途便于补给。但是文中一是忽略了技术进步的因素,毕竟人类的科技发展是动态的。二是夸大了大航海的困难和低估了人类开拓精深,太平洋上一大把靠着独木舟,木筏小舢板而被人类登录的小岛。古希腊都能造出载重上百吨,长度二三十米的大船了,怎么就不能搞大规模航海了?三是忽略的常态航海和极端航海的情况。人家古希腊的船只在平常虽然是沿着海岸线航行,但不代表在天气适当,或战时需要的情况下直接跨海航行啊。就好比如说现在的法拉利在市内最多时速五六十公里,并不代表它不能跑三百公里的时速嘛。再比如说主战坦克的摩托小时损耗大,平时消耗摩托小时机动猛一点,故障率就开始飙升,所以平时主战坦克都是用火车、专用拖车等方式机动。但是到了战时,坦克集群作战过程中可就顾不了那么多了,你抛锚的就在后面等着维修,其它的继续机动。所以你不能说平时坦克需要拖车拖着跑,就说现代主战坦克没有大纵深机动作战的能力吧?

二是重点的,那就是古希腊至罗马时期,实际上是人类文明的一段大规模扩张时期。那段时间进行大规模扩展生存空间的文明并不仅仅是古希腊罗马,包括中国也处于这个阶段。

当公元前8世纪至前6世纪,古希腊迎来了第一个大殖民时代;随后到了亚历山大帝国时期,又引来了一个希腊文明扩张的时代;至古罗马,就更不用说了。同时期的中国呢?在公元前10世纪,周朝取代商朝后,也迎来了一个大规模的扩张时期。典型的就是姜子牙建立齐国的过程。与我们的传统认知不同的是,其实西周分封诸国,更多的只是给个名分,然后由诸侯去扩张占领土地。姜子牙被封在山东,但实际上山东地区当时是有土著的。西周人被分封后,先是在当地筑城,随后以城市为据点,逐步征服当地土著,并消化领土。这个过程很漫长,以秦国为例,直到芈月时期,秦国境内还有诸如义渠在内的民族与秦人杂处。也就是说,华夏人当时在境内很多地方,更像是点状、线状的存在。到了秦朝,汉人又开始往南方百越、北方草原开始大规模扩张。至汉代,则是四处出击,西边开拓西域,北边收服草原,东边平定三韩,南边征服国家无数。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没有海洋,纯靠陆地运输,其扩张规模,军队数量远远比古希腊罗马更庞大,没脑子的去质疑古希腊罗马,别搞不好到时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反倒质疑到自己家里来了呢。

对于古希腊罗马的态度,我始终认为,古希腊罗马的历史真实性没啥可以质疑的。真正该质疑的是少数西方考古学家(也有可能只是一些西方民科),以及一些中国跪族对古希腊罗马的过度夸大。比如曾经国内有媒体说西方发现了古罗马发现了一个炼铁遗址,进而以一系列毫无逻辑的推算方法推算出古罗马年产铁量8万吨,对于这种文字,我才不相信这是正经西方学者能够写出来的。写这种文章的人,跟何新一样可恶。

来源:如何评价何新的新文章《鬼话:希腊罗马靠人力桨征服地中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