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的问题,咱们就用浪漫主义写法来回答:先讲蔚来与理想,然后单独讲小鹏。


一、理想主义:蔚来与项羽

说到蔚来,我想到的是充满英雄气节的项羽。


年少年志的项羽,巨鹿之战破釜沉舟,以5万大破40万,战胜秦国名将章邯,时年25岁。


破釜沉舟

麾下名士云集,谋士有“亚父”范增,名将有“国士无双”韩信(后投刘邦)。


“亚父”范增与“国士无双”韩信

2014年,蔚来汽车横空出世,投资者包括易车创始人李斌、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腾讯公司马化腾、京东创始人刘强东、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顺为资本CEO雷军。

顶尖的投资者,顶尖的工程师,顶尖的供应商。所谓含着“金钥匙”出生,也不过如此。


蔚来汽车创始投资人

如巨鹿之战一样石破天惊,蔚来EP9横空出世,以电动车之躯6:45.900的成绩刷新了纽北最快量产车圈速纪录。


蔚来EP9

浪漫主义的项羽,留下脍炙人口的故事。巨鹿之战中,士兵问他:你把我们的锅都砸了(破釜),那我们吃啥啊?

项羽遥指远方:打败秦军,用他们的锅吃!(此句传神描述来源于[1])

仗还没打,先把自己的锅给砸了,这是务实之人能干出来的事吗?浪漫主义的项羽,就是这种风格。


在初代蔚来ES8仅装载70kWh电池、NEDC续航只有355公里的时候,李斌放出豪言壮语:中国任何一个汽油车能去的地方 蔚来ES8都能去

这是只在乎卖车的老板能说出来的话吗?胸怀Blue Sky Coming梦想的李斌,就是这种风格。


蔚来ES8从布达拉宫出发,开到了珠峰营地

项羽与李斌选择的路,注定艰险万分。

楚汉之战中,刘邦率韩信、张良、陈平、彭越、樊哙、周勃、灌婴名将布下十面埋伏,用尽阳谋阴谋,最终让项羽陷入四面楚歌境地[2]


四面楚歌

蔚来也承受了各种“黑料”: 补电拖辆柴油车,东北之行百公里40L柴油[3];自燃与召回事件;长安街上趴过窝,股票跌成一块多……


蔚来股票跌成一块多

所谓四面楚歌,也不会比2019年的蔚来更难吧?

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4]


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

面对乌江,项羽仰天概叹: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然后拔剑自刎。

李清照作词: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那蔚来呢?

如果站在整整一年之前的今天,提出“蔚来、理想、小鹏谁最可能先倒下的问题”,恐怕90%都会押蔚来。

我喜欢的故事,但我同情霸王、虞姬与程蝶衣的结局:


<霸王别姬> 剧照

我更喜欢百万雄狮过大江的史诗:


渡江战役:百万雄狮过大江

毛主席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的演讲时说:楚霸王项羽在中国是一个有名的英雄,我们要学项羽的英雄气节,但不自杀,要干到底[5]


1938年8月1日,毛泽东同志在抗大四期学员毕业大会上讲话(提及项羽的讲话是1939年)

正如杜牧所说: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杜牧<题乌江亭>

好在蔚来汽车没有放弃,它熬过了最惨的2019年,迎来了辉煌的2020年


蔚来学习了项羽的英雄气概,却避开了悲剧终局。一周后NIO DAY将发布150kWh电池包、首款轿车、新一代自动驾驶等重磅技术。

蔚来的终局是什么?

关于终局之战,蔚来联合创始人秦力洪做了一个简约而精准的描述:汽车的终局是智能电动车,三个维度 —— 智能,电动,汽车


秦力洪描述终局之战,李斌听得津津有味

蔚来涅槃重生,让人不禁欣喜地感叹: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还没有不可救药,真好!


二、 现实主义:理想与刘邦

刘邦并非贬义 —— 正是汉高祖刘邦,开创了强汉盛世。


刘邦与项羽,都是英雄

在讨论理想之前,先讲两个亲身经历的故事:

故事一:

11月,上海公布更严的限牌政策,不少“从未考虑过、也不太了解电动车”的朋友,被迫要买绿牌车。


他:“我不能买电动汽车,只考虑插混或增程式”

我:“为什么?”

他:“因为偶尔要跑一下长途

我:“多远的长途?”

他:“苏州、无锡”

我:“……”


消费者对“电车开长途”的认知是非理性的、存在严重的滞后性

故事二:

深圳某著名企业高管,城市使用、有家用桩,但买了一辆理想ONE。

我:“为什么?你不喜欢蔚来吗?”

他:“挺喜欢的,但纯电我有焦虑。即便这辆理想ONE,最近搞搞定物业安上充电桩,否则我也不敢买”

我:“增程式没家充桩也不会抛锚的啊!”

他:“电动车嘛,不充电就很焦虑

我:“……”


消费者的充电焦虑是刻在骨子里的、是非理性的。

在电动化的征途上,消费者的认知进步必然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渐进过程: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面对消费者这种滞后的、非理性的认知:

  • 蔚来的选择是改变它:吃力不讨好,吼着“汽油车能去的地方电动车也可以去”,拿出真金白银去推广换电站、在川藏线上布满20kW家用充电桩[6]


蔚来汽车,在川藏线的崇山峻岭之间修建充电桩,图片来源[6]
  • 有人的选择是收割它:想要绿牌吗? 我这里有。想要电动体验吗?我这里有。 对了,你想的没错,充电真的超级不便利,所以选增程吧!这位收割者,本身就是一位剑术奇高、善于定位的超级产品经理,这次拿上了“新能源”这把倚天剑,杀伤力真的不得了!

左:理想汽车十一海报,踩着电动车搞宣传 右:剑术奇才+倚天剑,近乎无敌

少一半电池、加个发动机,出一个增程版、降价10万元的ES6,蔚来没这个技术能力吗?

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就像秦力洪所说:“汽车的终局是智能电动车,三个维度 ——智能,电动,汽车。我们很尊重丰田章男,他有他认为的终局,不能去改变人家想法。但过渡技术,蔚来肯定不会去用。

蔚来就是那个项羽,以剑指Blue Sky Coming的方式来经营企业,缺了点灵活性,却多了绚烂的人格魅力

项羽击败章邯,推翻秦王暴政;刘邦收割天下,开创强汉盛世。


项羽推翻暴政,刘邦开创盛世

我们必须承认,最懂得需求的是消费者自己但关键问题是,如果消费者的认知存在滞后性呢? 我们应该去消除这种滞后性、还是强化这种错误认知?

我支持增程作为一种技术上的过渡方案,满足特定时期、特定消费者的需求;我反对以嘲讽纯电的方式来“过度”强调增程的优势 —— 因为这会强化非理性的、滞后的认知,而从整体上阻碍整个电动化进程。

说到这里,你会不会觉得我不看好理想、会觉得理想最有可能率先倒闭?

不,恰恰相反。


如果你是韩信,选刘邦还是项羽? 韩信选择刘邦,因为项羽会自刎,刘邦才能夺取天下。


能忍胯下之辱的战神韩信,一开始选择项羽,最终选择刘邦

如果你是投资者,投蔚来还是理想? 谨慎的投资者会投理想,因为只有理想可以很快地现金流为正。


我不是投资者,没必要按照投资的逻辑来评判,只需要感受一下自己的心声 —— 即便蔚来、小鹏最终会败,我也会坚定地站在改变者的一方、而不站在收割者的一方

这份执拗,正如李清照的感叹: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我也想尽微薄的力量,以实际行动来证明:在大部分情况下,纯电动车也可以跑高速长途,很多充电焦虑、长途焦虑都是非理性的,并且不太远的将来就能做到:能抵达、无规划、不额外消耗时间

广告时间:欢迎加入“电动开长途”圈子,只讨论一个核心问题:纯电动跑长途。

再次强调:做刘邦,不一定被歌颂,但也是英雄。虽然不是他打败了秦军主力,但他的确开创了强汉盛世。


陈道明饰演的刘邦,开创了强汉盛世

此外,我看到此题下关于理想的讨论是:增程路线存在政策风险。我却觉得,增程路线也许存在政策风险,但绝不会成为理想汽车的风险

刘邦在鸿沟和议中换回了被项羽羁押的父亲和家人,双方按约定罢兵[7]不到一年,刘邦撕毁约定,追击楚军,真真切切的“宜将剩勇追穷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成功的企业家,往往都是刘邦式的领导者 —— 他们总是能根据企业利益最大化而做出个人形象上的牺牲,成大事不拘小节。


食言的大佬们

如果李想真的是刘邦式的卓越领导者,个人认为增程式很快就会演化为我在半年前说的那样两条路线:

  1. 普通产品:从插混逐步转型纯电动。
  2. 高端产品:以氢燃料电池赋能增程式概念。

增程式的华丽转身,很有美感。

三、 Hard模式的超级玩家:小鹏与刘备

在完成蔚来与理想篇幅之后,我花了好长时间来想:应该用哪个英雄人物来比喻小鹏汽车呢?—— 楚汉争霸,只有项羽刘邦两个英雄人物,看来得跳出那个时代找寻。

想了很久,觉得把小鹏汽车比喻成刘备不错:Hard模式的超级玩家,百折不挠,终成大器


为什么这么说呢? 且听下文分解

先不提四世三公的袁绍,就算与官宦世家的曹操、继承父兄事业的孙权相比,出身贫寒的刘备,与母织席履贩为生 —— 如果这不是Hard模式,那是什么?


左:出身贫寒的刘备 右:同辈人跑得飞快

夏珩、何涛联合创立小鹏汽车之前,只是广汽新能源的“打工人”工程师。而与之同台竞技的李想、李斌,早已褪去学生的青涩,而是身家百亿、身经百战的成功企业家。

如果这不是Hard模式,那是什么?


左:夏珩、何涛创业之初 中:年轻创业时的李想 右:年轻创业时的李斌

官宦世家的曹操,有名门后裔荀彧辅佐;继承父兄家业的孙权,内事不决可问名士张昭;白手起家的刘备, 跟随他的是卖枣通缉犯关羽和杀猪屠夫张飞


左:张昭 中:荀彧 右:刘关张三兄弟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蔚来汽车,除了投资人阵容强大之外,高管与技术人才也堪称豪华[8]。而何小鹏加入之前的小鹏汽车高管成员,大部分你可能都叫不出名字来。

如果这不是Hard模式,那是什么?


左:2017年蔚来汽车豪华高管团队 右:2017年的小鹏高管团队

当曹操灭董卓打袁绍奠定魏国版图之时、孙权巩固江南六郡之时,颠沛流离的刘备出身太低,根本没有谈战略的资本:投公孙瓒、丢徐州, 投曹操”勉从虎穴暂栖身”,投袁绍投刘表…… 年过半百,看不到人生的希望!


煮酒论英雄:勉从虎穴暂栖身,说破英雄惊煞人。巧将闻雷来掩饰,随机应变信如神。

蔚来汽车定位高端、高举高打,熬过2019最惨之年之后,均价40万朝上的蔚来ES8、ES6已成为中国汽车品牌成功向上的榜样

理想汽车产品定位精准刁钻,新能源的牌、燃油车的价,电动车的体验、燃油车的续航,以一款理想ONE也站稳了30万的中高端市场

站稳中高端市场的品牌,再推出新产品都不难卖,它们都有美好的前途


理想ONE与蔚来ES8产品,都成功地让品牌站稳中高端

资源有限的小鹏汽车,第一款产品能造出G3已属不易,暂时没有挑战30万元中高端产品的资本。有人走中高端路线、有人走平价产品路线,这不也很合理吗

关键在于,作为从零到一的造车新势力,以平价电动SUV开局,得到了练手升级的机会,却平添了品牌向上的难度!

这种开局的游戏有多难?你看看其它几家造车新势力的现状就知道了!练级机会再多,只能成为早期刘备那样的朝不保夕的老兵油子,而很难突破成为煮酒论天下的英雄。

如果这不是Hard模式,那是什么?


小鹏G3、威马Ex5及其它几款产品,都不足以帮新势力立稳品牌

正如 @张佳玮 所说:”46岁那年刘备遇到27岁的诸葛亮 —— 诸葛亮给他来了一套战略:拿下荆州,联络东吴,拿下西川,然后宛洛与秦川一起向中原”。

如鱼得水的刘备,从此像开了挂,攻成都、取汉中,最终成就了魏蜀吴三足鼎立的霸业。


刘备与诸葛亮:隆中对

2020年的小鹏汽车,以推出P7产品为标志,也启动了开挂之旅:不仅站稳了新造车三强的位置,还有向上的趋势


小鹏P7

小鹏P7这款车意义重大,意义不仅仅在于产品本身,更多地在于产品之外。

并非说它可以和保时捷911这种载入史册的产品相提并论,也并不是说它是一款多么完善的产品。


我与保时捷911的摆拍照镇楼(不要问尾翼咋回事)

相反,很多KOL吐槽颇多,例如下面这个回答:

这并不妨碍小鹏P7更大的意义:它在品牌一穷二白甚至为负、工程经验刚攒三年的情况下:如何剑走偏锋、成功推出一款月销3000辆的30万级别轿跑来实现企业的三大战略目标? —— 品牌向上、以产品为中心、智能化战略。

就像火烧博望坡,只是一个小胜仗,其意义不在于占了多少地、抢了多少粮,而在于以一场久违的胜利振奋了刘备集团的军心、让关羽张飞对诸葛亮刮目相看


火烧博望坡

1. 以轿车实现品牌向上

小鹏P7经常被拿来与特斯拉Model 3、比亚迪汉对比,肯定是有优有劣、不同属性上互有胜负。

在我看来,它们三个都是成功的产品 —— 不仅成功在产品本身相对完善,更重要的是帮助企业实现了战略目标:Model 3吹响了特斯拉从豪华奢侈向平价实用进攻的号角、汉是比亚迪刀片电池碳化硅等先进技术的集合体、P7成功地帮助小鹏汽车完成了品牌向上

先推出十几万级的车型,再推出25-30万级的车型并成功站稳立住的自主品牌,你能想到第二个例子吗?这不仅仅是我想提的问题,这是上汽、东风、长安、吉利、长城都想提的问题。

成功的例子不好想,红旗算是一个吧,但红旗毕竟是红旗……失败的例子倒很多:荣威Marvel X、奇瑞观致……

红旗H9和小鹏P7两款车,荣获最有含金量的“轩辕奖2021中国年度汽车大奖”。看看轩辕奖是怎么评价小鹏P7的

小鹏P7实现了人车合一,颠覆了业界对电动跑车一味求快并不线性的刻板感受,让消费者完成了从传统汽车驾乘体验到拥抱电动化的完美过渡。它是AI交互时代的里程碑式作品,也是软件定义汽车的成功之作;它追赶世界先进同时又努力实现超越,开始树立自信,代表着新一代消费群体的文化认同,代表着中国汽车对未来的一种新的追求和期许。

这两款车有什么共同点:

  • 第一,都是轿车
  • 第二,都是站稳30万元级别的自主品牌

轿车,30万元,这两个特点对自主品牌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侧面印证小鹏P7产品力的另一个事件,是特斯拉Model 3在2020年10月的降价,很多人认为将对小鹏P7造成致命的打击。事实是,过去三个月小鹏P7的销量不仅没降低,反而屡创历史新高。


自提车之后的这三四个月,来借P7开开试试、来租P7对标的订单,基本就没断过…… 不止一家车企在对标、不止一个部门在对标,它对于自主品牌向上突破的借鉴意义之大,可见一斑。

我甚至都在考虑再买一辆P7,这样租一两年就回本了……

一旦P7能够站稳月销3000,那可以说是奇迹般的通过了考验 —— 如果说BBA、保时捷推出这样一款产品并不难,但对于只设计过G3这款“小破车”的造车新势力来说,仔细想想,这是不是一个奇迹?

站在2020年的今天,如果你告诉我,将有一个造车新势力直接以30万的轿车产品实现品牌突破,我是不敢相信的。

——造不出P7才是常态, 能造出P7是奇迹; 不是我军不争气,奈何共军有高达!


小鹏造车P7,就像共军造出了高达

一周之后,蔚来将在2021年NIO DAY上推出轿车车型。在蔚来品牌加持下,这款轿车应该不愁卖。有悬念的是:这款轿车会助力蔚来品牌开拓更大的纵深呢? 还是仅仅依赖蔚来品牌惯性在细分市场上占个坑增加销量呢?

我希望是前者。

简单概括一下:

  • 从品牌上来说,蔚来先完成了中国汽车史无前例的突破,借品牌之势推出轿车
  • 从产品上来说,小鹏率先完成了一次大考,以轿车实现品牌向上

2. 产品能力与工程技术的验证

简单来说:

  • 造轿车比造SUV难: 造轿车(特别是轿跑)必须要个性、要立足小众辐射大众;而SUV只要立足大众、肉多馅足,总有人买 —— 这是对产品与营销能力的一次考验
  • 造电动轿车比电动SUV难: 整车布置难、电池成组难 —— 这是对工程技术能力的一次考验

在此仅举两个例子,供大家管中窥豹。

一是产品上的克制与自信

  • 电门调校:与大部分电动车更倾向于强调起步加速性能不同,P7的加速感是平稳上去的,有点类似于燃油车的感觉,避免让燃油车老司机感觉突兀与头晕。这种克制的加速感让人感觉更舒适,但要有“不需要强调电车起步加速”的自信才敢这么设计
  • 简约内饰:自主品牌设计内饰时,一般都要以堆料、堆配置的方式来让用户满意,否则很容易陷入一种消费者的原罪思维:这么简陋我为啥不买合资? 而P7敢用简约的风格设计成完整的内饰体验,这也是一种克制与自信

更详细的产品解读见:

二是以产品为核心的运营方式

例如,小鹏P7电池包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同级最低的110mm电池高度,以同时实现足够的离地间隙和驾乘空间


小鹏P7 80kWh、170Wh/kg、110mm高度电池包

为了实现这一点,肯定有很多工程与技术的创新。如果是放在工程思维较重的传统车企里,这一点肯定要大吹特吹一番的 —— 尽管这一点并不是直接的消费者感知点。

但小鹏并没有这样做,110mm电池包高度从来不是小鹏的主要宣传点。这背后就反映出,小鹏在营销层面也是以产品、以用户体验为核心,而没有让工程技术喧宾夺主。

你可能会问,这很难吗? 传统车企工程师可以站出来说两句。

3. 智能化战略的载体

小鹏一直强调自己是“智能电动车”,但G3上的硬件配置其实很难支撑它的智能化战略:


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技术路线

而小鹏P7的硬件配置,可以真正地践行智能化战略:14个感知摄像头、5个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传感器


即将在近期开放的NGP与停车场泊车功能,是消费者能在量产车上体验到的自动驾驶功能之一。


和特斯拉NOA相似,小鹏NGP也已经实现了算法与数据的全闭环,它们可能会以超出大家预期的速度实现加速进化,明年就有好戏看了


在特斯拉NOA、小鹏NPG与蔚来NOP三家中,仅有蔚来NOP还未实现算法与数据的闭环。说来大家可能不信:智能化可能会成为2021-2022年的蔚来的一次大考,而小鹏走得早一些,压力会小一些。

个人认为,Model Y给ES6、EC6最大的压力是,后者的芯片、传感器、屏幕等都是上一代的,而且几乎没法升级…… 也就是智能化上面的差距吧,为什么很少有人提呢?

小结

涅槃重生的项羽,开创强汉盛世的刘邦,百折不挠、在Hard模式中练就一身绝活的刘备,他们都是大浪淘沙之后、战斗力最强的造车新势力,每一个都很难倒下

大家可能有意见了,怎么滴,你洋洋洒洒讲了几千字,到最后也不回答问题啊?这可不是知乎遗风啊!

如果非要分享一下关于这个虚构性问题的思考,我在此提出三个趋势判断,供大家参考:

  • 智能化在加快:从消费者感知的角度来看,自动驾驶与智能座舱在过去五年进步速度比预期要慢,但在未来五年可能要比预期更快!
  • 充电设施飞涨:根据,2025年充电基础设施比2020年增长10倍。随着充电基础设施完善、以及消费者对于充电焦虑的认知更理性,纯电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好,而插混的生存空间有可能在达到预期的顶峰之前,就会走下坡路。
  • 得用户得天下:直营模式及用户运营越来越重要,赢得圈层用户认同的品牌,将爆发更大的后劲。

最后再发一张电动三傻的销量图,纪念魔幻的2020年有一个不错的结局:2020年第四季度,新势力三强的销量都节节攀升、再创新高,说明中国的电动车市场足够大,不是非此即彼的红海 —— 它们共同剑指的是燃油车市场,也理应如此


Model Y的价格下探怎么看呢?正如蔚来副总裁秦力洪所说:电动车的成功,是大家的成功。新势力三强与特斯拉都将继续加速燃油车向电动车的转化,而不应该过早“内卷”。

参考

  1.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8612527/answer/341606912
  2.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6228454/answer/557419087
  3. ^https://www.sohu.com/a/294970020_821307
  4. ^https://www.sohu.com/a/350849639_485393
  5. ^https://www.zhihu.com/market/paid_magazine/1098304756765777920/section/1098304807621771264
  6. ^https://mp.weixin.qq.com/s/b7T98XloqgQJicObsEJJGQ
  7.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433712/answer/531439864
  8. ^https://news.yiche.com/hao/wenzhang/194461

稍微浏览了一下答案,看了很有意思的现象,蔚来的支持者和理想的支持者程双峰分布。

理想的支持者认为蔚来会倒,蔚来的支持者认为理想会倒。

从个人偏好上,我比较支持蔚来,认为理想坚持不下去的可能性大,但是不排除理想及时调整策略,从而转变市场认知。

蔚来的用户和理想的用户在面对新技术时处于两极状态。

蔚来是纯正的激进派,理想是完美的保守派。

有人说看不透蔚来的技术,那么他可能真的被媒体带偏了,真的以为蔚来就是个只会薅股东羊毛跪舔用户的企业吗?其实它是中国新势力里技术方向最激进的那一个。不想多解释,关注不久后的nio day吧。

而理想奉行的是绝对的实用主义,少花钱,多办事是理想实际上奉行的铁律。

一定有人会问理想不是也要研发L4级自动驾驶了吗?怎么会在技术上保守呢?

我们来观察一个细节,蔚来和小鹏在定义自己的销量支柱产品时,都不约而同的使用了当时最前沿的识别硬件和技术,而理想,在定义产品时选择的是当时已经稍有落后并且非满血状态的Mobileye Q4窄视场版,甚至没有做周向感知硬件,只布置了一个前向毫米波雷达。

纸面参数上不错,但是实际的硬件潜力有限,非常典型的实用主义。

我不是说实用主义有问题,在商业活动里,实用主义往往会最先实现正向利润,但往往会出现后续乏力。

因为这往往会让消费者固化下来相对保守的认知。而理想宣传的本身也在极力向“稳重”、“成熟”、“无焦虑”、“奶爸车”等等形象靠拢,这在中国当然能收获相当一部分消费群体。

但是理想忽略了另一个基本问题,在这场即将拉开帷幕的波澜壮阔的能源变革中,留给中间路线的时间还有多少。

还记得电容屏手机刚刚出现的时候,一部分用户拒绝使用的原因是没有实体按键,不方便发短信。然而市场很快证明,那些既有键盘又有触控屏幕的产品是最早被淘汰的一批。

联想到增程器没?既能用电也能烧油。

为什么会这样?“既能也能”不是很“用户思维”吗?无里程焦虑吗?为什么你会判断中间路线会失败?

因为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这不是一句口号,而是被现代商业尤其是互联网商业不断验证的名言。

其背后的逻辑正如李想本人分析特斯拉的那般,特斯拉用最简单的方式赢了所有人,特斯拉的产品续航并不高,里程焦虑一样存在,但就是能赢,方法简单,但理想不敢用。

知道是什么打败了既有按键又有触摸屏幕的方案产品吗?

是一体化极强的直板机身和颠覆式的显示即操作的方式。

纯电和增程的差别在哪里?

更纯粹的动力驾乘体验和更低的维护成本。

至于有没有机械按键,能不能去西藏,解决方案太多了。

前不久蔚来刚刚打通了去珠峰大本营的纯电路线,用的仅仅是20kw的家用快充桩。真正的偏执狂会让事情的走向更精彩。

而中间派,往往容易泯然众人。

来源:蔚来、理想、小鹏三家新势力造车公司,哪家最有可能先倒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